公告:书友们,“新龙腾小说”最新域名“”。请您牢记本站网址并加入收藏,手机也可直接访问,会自动进入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 > 农村小说 > 农家小中医 > 第一千零三十章 简简单单
    艾蒿升为了宰相,艾家自然是要大宴宾客了。

    这么多年来,无论是艾叶进宫还是封后,艾家都是低调行事的。

    但是这一次艾长青却一反往日低调,还要办流水席。

    不过,在办流水席之前,一家子少不得先聚上一聚。

    请了易王府,伍志帆一大家子,再加上自己一家老少,算下来是满满的坐了五桌人,而温春兰却吩咐莫诗言准备六桌。

    有一桌是为谁准备的,不言而语。

    自从艾叶进宫后,艾长青和温春兰就没有真正享受到过一家子团圆的滋味。

    逢年过节的时候,总会留下一桌空置着。

    习惯成自然,莫诗言和厨房里的人都明白了这个规矩。

    正要开席的时候,门房急匆匆的来人禀报,说门外有客人,并且递了一把扇子给艾蒿。

    艾蒿一看,吓得不轻连忙要招呼家人。

    “老爷,那客人说就由您出门迎接就行了,不要接动了老人们。”门房一直觉得自家老爷是稳重的人,没想到他会吓得这么厉害,这是仇家不成。

    “熊伯,赶紧的开正门,让马车直接赶进大院来。”艾蒿回过神,这是不愿意惊动外人。

    “是,老爷。”开正门,还让马车直接进大院,这可真正是客人,贵客!

    在他的印象之中,只有二姑奶奶省亲的时候才享受这样的待遇。

    可是,这次吩咐他的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啊。

    “爹,娘,姐,姐夫,咱们都去迎一迎客人吧。”对外不宣传,对内礼却不可废。

    这是什么客?

    易王夫妇看了一下也点头站了起来。

    艾家的贵客不外乎就是那几位。

    两辆马车停下,最先下来的却是一个八岁左右的男孩子。

    “我的乖乖,这是谁家的孩子,长得真是太好看了。”温春兰眼睛有点花,觉得像自家孙子吧,又不太像。

    “娘,这是皇长子宁立。”艾香早看出来了附身在她耳边说道:“你是二女儿一家子回来了。”

    啊?

    “免礼免礼。”风言笑得特别的大声:“听皇儿说今日艾家有家宴,朕就想着啊,朕好歹是艾家的二女婿啊,还不知道艾家有家宴长成什么样子,这不,就带着一家大小来混一顿饭吃。”

    “太上皇请。”艾长青是第二次和这个女婿打交道,之前就没有怕过,现在也不觉得怕是什么滋味。好歹,老子还是你泰山大人呢。

    “爹,都说了,今儿是家宴,咱只依着辈份,不分君臣。”看着易王夫妇风言道:“皇叔皇婶安好。”

    “太上皇安好。”还说不论辈份。

    这一喊不就又乱了套了。

    温春兰叫易王夫妇是舅舅舅母,得,他喊皇叔皇婶,女婿和自己又是一个辈份了。

    叶儿被艾香挨个儿的带着介绍,她的儿媳女婿什么的。

    轮到艾茵时,看见两张相似的脸,艾香心里一个“咯噔”,大叫不妙。

    “茵儿,去戴上。”艾香对她低声道:“你二姑母在这儿呢,这样是对她的不敬。”

    艾茵不明所以,但是还是乖巧 听话的去戴了面具出来。

    艾香这才松了一口气。

    艾茵也点了点头。

    有些东西,真正是不能大意,就像当年的明珠一样。

    “真没想到你回回来。”温春兰高兴的直抹泪:“连太上皇,皇上,蓝贵妃都来了。”

    当年那个皇后也真是命大,一直将她软禁在坤宁宫里却一直没死,看样子蓝贵妃这个贵妃的位置是要坐穿了。

    “娘,我事先也不知道的。”艾叶好气又好笑:“连宁儿都没有告诉我,只说带我出去吃饭,我还道是哪家酒楼有好吃的,谁知道是回家里来啊。早知道,就让静儿和驸马也来了。”

    小儿子都给带来了,就只有女儿女婿没来了,若不然,这一次才叫着真正的大团圆。

    正说着话,门房又说来客人了。

    这一次马车没有直接开进来,进门的是风静和她的驸马,手上还牵着一个两岁的孩子。

    团圆了,圆满了!

    温春兰那叫一个高兴啊。

    “看看,我这儿算是儿孙满堂了。”第一次没有落下一个,当下艾茵数了起来,艾长青膝下儿孙一共就有四十八人之多,加上两个老人,一家子就有六十人了。

    “等等,朕还有一件礼物送给爹娘。”说着风言就拍了几下手,从外间走进来三个男子。

    看他们的穿着打扮像是——画师。

    “朕想着,爹娘膝下儿孙满堂,却是很难得欢聚一堂,不如就将今日的场景画下来吧。”风言道:“三位,好好画,画好了朕重重有赏。”

    “太上皇想得太周到了!”艾长青感觉这个女婿第一次送礼送到了心坎上。

    “还真是看不出来啊,你越长越讨人喜欢了。”伍志帆端着酒和风言碰了一下:“不过,我还是有一件事一直耿耿于怀,心里放不下。”

    一问是什么?

    “你娶了我的小姨子,但是好像从来没有喊过我姐夫?”说完,伍志帆一口就将酒给灌进了肚子里面。

    “噗嗤”一声,不知是谁先笑了起来,结果,整个厅堂里就全是欢声笑语了。

    三个画师抓住这些场景飞快的画了起来。

    帝王家也是家,第一次他们感觉这里面的气氛很融洽。

    这儿没有君臣,只有家人。

    老老少少齐欢颜,脸上都是笑,笑声传遍了徐家湾。

    这一夜热闹后的艾家很安静。

    在艾长青的书房里,艾茵郑重的接过了姑母艾香手中的一枚玉佩。

    “茵儿,记住了,这枚玉佩传内不传外,传女不传男,世世代代,只专艾家的侄女。”艾香道:“从此以后,紫香阁就由你接手,护住艾家是玉佩主子的使命,不可违背。”

    “是,姑母!”艾茵直到现在才明白过来,为何当年姑母要让自己跟着她学习。后来又将自己交给了师傅,却原来,是想要她足够强大,强大到能掌握一支护着艾家的力量。

    艾家在京城是真正的兴盛起来了,跨入了世家的行例之中。

    西楚也在风宁与艾蒿君臣齐心协力之下迅速的发展壮大。

    康盛十六年起,西楚相继灭了周边三个小国,迅速将自己发展成当世最大的国家。

    康盛二十一年,艾家却是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艾长青温春兰相距不到一百日过世。

    康盛三十三年,一直默默守护着艾家的艾香与世长辞,风宁追封她为护国夫人。

    艾家伍家上下伤痛不已。

    西楚白氏药坊全都挂上了白灯笼,所有的医护人员穿上了孝衣。

    消息所到之处,百姓无不伤心落泪,依稀记得,有那么一位神仙来过。

    这是一个身份显赫的人。

    这是一个本事强大的女人!

    这是一个善良无比的贵人!

    这是一个有着家国情怀的能人!

    在伍家的祖坟前,伍志帆落寂的坐在一座新坟上喃喃自语。

    “媳妇儿,人人都说你是好人,那为何好人命不长,我是坏人,坏人却千年在呢?”

    媳妇儿无灾无痛,就是有几天提不起精神,然后就开始交待后事一样的要叫明辉明珠明庆回来。

    等孩子一会来,她说完了话就走了,甚至,连和自己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给。

    “媳妇儿,你真的好狠心。”

    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谁也想不到,就这么一个身世功名显赫的人碑墓上只雕刻了简简单单五个字:白大夫之墓!

    伍明辉说那是娘的遗愿!

    (全文完)

    【农村人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