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书友们,“新龙腾小说”最新域名“”。请您牢记本站网址并加入收藏,手机也可直接访问,会自动进入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 > 农村小说 > 最强农家媳 > 第三百五十二章:大结局
    炽烈将唯一的一间房让给了九娘,他自己则在外面客厅的长凳上凑合一晚上。

    此时外面虽没有再飘着雪花,可地上却积着厚厚的一层雪,屋里连个火盆都没有,大门又敞着,北风呼呼的刮着,那冷凛的寒气便毫无阻挡的逼近屋里,直冻到人心底里去。

    炽烈自小就喜欢习武,身体强壮结实,抵抗力好,且乌蒙国的地理位置比景龙国还要偏北一些,也更荒凉,冬日里气候比景龙国更严寒上几分,而生在乌蒙国的炽烈,自然是比景龙国的人更耐寒的,所以现在这点冷他还是耐得住的。

    他躺在长凳上,双腿交叉,一只脚高高的翘起来,并十分悠闲的抖着,咋一看显得十分惬意,可他不经意的朝卧房方向看了一眼,便立刻将目光移开,朝门外看去。

    此时已是深夜,外面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即便有什么,也看不见的。可炽烈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外面看,眼眸越来越深邃,不时眉宇轻蹙,像是陷入沉思,可他脸上并未显露出什么表情,着实让人猜不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清潭倒挂在门口屋檐下,盯着自家主子仔仔细细的瞧了好一会儿,任猜不透主子此时的心思,可看到自家主子躺在凳子上,想着堂堂乌蒙国皇子竟受这般委屈,心里既心疼主子又对卧房里的女人气愤不已,恨不得立刻冲进去将人拎出来,好让出床铺给自家主子睡。

    可主子费尽心思才将人掳来,方才又吩咐过,那女人身子虚弱不能受罪,要尽可能的善待着,清潭便对她打不得、骂不得,于是只好赌气的瞪了几眼卧房的方向,忿忿的磨起牙来。

    “咳咳!”这时,躺在凳子上的炽烈突然轻咳了两声,目光幽幽的看着倒挂在屋檐下清潭,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清潭乍一听见自家主子的声音,目光便回转了过来,刚好撞上自家主子凉凉的目光,头皮一麻,心里当即有些发虚,便只好将一肚子的不满和火气强压下去,可他又见不得自家主子蜷在长凳上睡觉的样子,便干脆眼不见为净,身子一甩,就见他像只猴子一样的扑到了门口的一颗槐树上。

    炽烈坐起身来,眯着眼睛仔细朝门口的看了一会儿,看到清潭正稳稳的倒挂在那颗槐树上,且用背对着他,不禁愣了一下,嘴角便不自觉的勾了勾。

    清潭一直以护卫的身份跟在他身边,身手又十分厉害,竟让他忘记清潭还只是个十多岁的孩子,此时见他这般任性赌气的模样,才觉得这才是他该有的模样,往日整天板着脸,冷冷的,一丝表情也没有,一点都不可爱!

    炽烈好笑的挑了挑眉,想招呼清潭进屋,反正现在也睡不着,正好逗清潭玩儿。可眼角余光瞟见卧房透出来的一丝光亮,想着里面的人担惊受怕不轻,这会儿大概需要休息,若是他跟清潭在外面吵闹,只怕扰得她不敢睡,便当即将这心思压下。

    ……

    九娘在屋里点了一盏油灯,昏黄的灯光将房间照亮,可以看清屋里的摆设。

    她随意的瞟了一眼周围,床上还算干净,铺了毛毯,还有棉被,瞧着就挺暖和。

    这屋子瞧着虽破败不堪,可这房间里却是经过一番收拾的,房间里一应摆设都干净整齐,也闻不到什么难闻的气味,看来外面那男人对住宿还挺讲究的。

    可即便这房间里的环境瞧着挺舒适,九娘却无论如何还是睡不着。

    一来是不习惯睡陌生人睡过的床铺,且还是个凶恶的男人睡过的床铺,这人伤了“绝杀”那么多兄弟,又强行将她掳了来,且不知道他有没有对楚东阳和承儿怎么样,更不知他是不是有什么更大的阴谋,九娘心里装着怨和恨,怎么还能放松心神、安然入睡?

    二来,九娘心里记挂着家里,担心儿子和楚东阳的安危,还有“绝杀”的弟兄们,想着家里肯定乱成一团了,她心里也是着急,如何还睡得着?

    这一夜,注定无眠。

    九娘嫌弃床上有陌生男人的体味,不肯去床上睡,便拉了一张椅子坐下,若有所思的盯着那盏油灯,绞尽脑汁的想有什么法子能逃脱。

    油灯烧得噗噗作响,可九娘想了半晌却还是没主意。

    外面那两个大男人都身怀武功,甚至比“绝杀”的弟兄还要厉害,那么多弟兄都不是他们的对手,而她连三脚猫的功夫都没有,想从他们手中逃脱实属难于登天……

    左右想不出法子,九娘托着腮叹了口气,感觉身上冷得厉害,这一小会儿的功夫就打了几个冷颤了,脚下更是冻得没知觉了,她心下一沉,想着这样熬一晚上,明日只怕要生病。

    九娘转头朝床上看去,迟疑了片刻,像是做了什么决定般,吸了吸鼻子,便扶着椅子站了起来,抖了两下腿,待脚下稍有知觉了才慢慢朝床边走去。

    虽嫌弃这床上有陌生男人的味道,九娘却还是硬着头皮拉着棉被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她身体本就很虚弱了,不能再受寒,让自己生病。

    待裹好被子,九娘又回到椅子上去坐着,没有往床上躺,而是继续盯着油灯想逃脱的法子,不时竖起耳朵屏着呼吸注意着外面的情况。

    不能怪她多心,外面那两个男人到底什么心思她猜不准,也不了解他们的为人,她还未出月子就被掳了来,虽然现下舍得将卧房让出来给她睡,可难说半夜里会不会突然闯进来行那禽兽之事,九娘对此不得不防。

    她虽然将房门上了栓,却还是不太放心,摸出匕首来紧紧攥在手上。

    九娘这般警惕,将每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更是不肯轻易入睡,外面稍有一点点声响,她便立刻握着匕首起身朝门后躲去,想着若是有人闯进来,她便毫不犹豫的捅过去。

    如此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外面便突然传来一声低喝:“什么人?”

    九娘虽然与外头的那两人接触不多,但也能判断出说话的人是名叫清潭的小护卫。

    听得外面传来声音,九娘不由得心中一凛,猜想大概是“绝杀”的弟兄们一路跟踪搜查找到了这儿了。

    她先是一喜,随后便又忍不住担忧起来。之前那么多弟兄都护不住她,还有多名弟兄在打斗中受了重伤,此番找来,想要将她救回,恐怕很难。再一想,又担心外面那两人将她当人质要挟弟兄们,心里便更是不安,恨不得挖个洞躲起来才好。

    九娘在屋里左右难安时,在客厅里躺着的炽烈也从凳子上坐了起来,他沉着脸走到门口,见清潭要追出去,若有所思的抿了抿唇,便出声叫住他:“清潭,不必追去。”

    清潭才追了几步,听到自家主子的声音,便立刻折了回来,满脸不解的看向炽烈:“不出十招,我便能要了那人的命。主子为何要放他走?”

    清潭说这话时,眼底的不屑之色十分明显。他向来对自己的身手十分自信,“绝杀”那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炽烈回身朝卧房的方向看了一眼,淡淡的道:“只要这女人在我们手上,便不用担心。明日一早我们就动身,回乌蒙。”

    清潭愣了一下,低着头应了声,转而便朝屋里走去,边走边道:“既如此,得将那女人看紧了,不能让她跑了。”

    炽烈跟在后头,看着他脚步匆忙的往卧房走去,便觉得好笑,捏了捏眉心,无奈的叫住他:“清潭,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身体又那般虚弱,能逃得了?房门关得严严实实的,她总不能从后面的墙凿个洞跑掉吧?”

    炽烈权当是玩笑话的逗清潭,哪里知道清潭却当了真,他脚步一转,便朝屋后走去,语气认真的道:“这也不是不可能,那女人手上有把匕首呢,万一真让她从后墙凿个洞逃了,那在咱们便前功尽弃了。主子回屋歇着,我得去屋后看看。”

    看着清潭当真往屋后去了,炽烈不禁摇头失笑,慢慢的走回了屋。

    过了一会儿,清潭这才回来。

    “如何?可发下后墙有凿过的痕迹?”炽烈调侃的打趣清潭。

    清潭摇了摇头,对上自家主子戏谑的目光,脸上却不禁有些红了,道:“未免让她逃走,咱们还是谨慎些好。”

    “是。”炽烈煞有介事的点头,笑着摸了摸清潭的头,道:“清潭说的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谨慎些好。”

    清潭跟在炽烈身边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被炽烈像哄小孩子一样摸他的头,心里十分不自在,脸上的表情便显得十分别扭了。

    他别开目光,红着脸道:“那我去屋后守着,主子自己在屋里要小心些。”

    说完,身形一转,眨眼就没了他的身影。

    炽烈愣了一下,不禁挑着眉轻笑开来。

    九娘在卧房里躲在门背后,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自然也将他们的对话听了去,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匕首,再看看身后的墙,嘴角不禁狠狠抽了一下。

    凿墙?亏那小子想得出来!

    她捏着匕首有些泄气的回到椅子上,想到方才可能是“绝杀”的弟兄来打探,等会说不定就会带领更多弟兄过来,她的心便又悬了起来。

    这一晚,屋里屋外的三人都没有合眼。不过,等了一夜,却没有等到有人再来。

    没有合眼的不止他们三个,还有“绝杀”的弟兄们。

    楚东阳从杨进那儿听到掳走九娘的人有可能藏身在西山村,便想要立刻赶去,可他刚出了院子,便被刚好赶回来的冷肃拦下了。

    冷肃之前领着弟兄们去找九娘,将三人一组,大家分头去找,几十组人将方圆百几十里都找了一遍,其中便有一组人前往西山村方向去的,并已经查到九娘的下落。不过当时他们只有三个人,冲进去也只有送死,并不能将九娘救出来。所以,为了不打草惊蛇,便留了两人在那里继续盯着,派了一人回来报信,并商量如何营救九娘。

    冷肃见到了回来报信的弟兄,便立刻发出信号,将分散出去找人的弟兄都召回来,打算商量如何营救九娘,却没有想到在院门口竟遇到楚东阳。

    “楚、楚大哥?”冷肃看到楚东阳十分惊讶,惊讶中又有几分自责和不安,也不敢问楚东阳不是赶去边陲了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只拉着楚东阳往屋里去,急声道:“刚才有弟兄来报,已经找到了嫂子的下落,不过他们不敢鲁莽行事,留了两个人在那儿守着,一人回来报信了。咱们先商量下,该怎么将嫂子安全救出来……”

    楚东阳赶了这么远的路,回到家又见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片刻都没有休息,此时脸上神色十分难看。

    他看了冷肃一眼,哑声问:“可是在西山村?”

    冷肃惊诧的看向楚东阳:“楚大哥怎么知道?”

    楚东阳了然的点了点头,转身便要出去。

    冷肃知道楚东阳心里担心着九娘的安危,着急去救人,可这么鲁莽前去,非但救不回来人,只怕连自己都要搭进去,便急忙道:“楚大哥,虽然那里只有两人,但他们的武功极高,十多名弟兄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你这般前去,只怕……”

    楚东阳现在满心满眼都是九娘,担心她受伤,哪怕不受伤也会受惊受怕,表面的冷静都是装出来的,心里其实早已急得冒烟了,此时已经查探出九娘的下落,他哪里还能冷静下来跟他们商讨营救计划?恨不得立马飞刀西山村去了!

    见冷肃拦着,楚东阳便冷下脸,目光如刀一般割在冷肃脸上,厉声道:“哪怕是豁出命,我也得将九娘救回来!”

    楚东阳一向将九娘看得比他的命更重要。

    冷肃被楚东阳瞪了一眼,惊得手缩了一下,转而又立即揪着他不放,道:“不是不让楚大哥去,而是要先拟一个计划。你看看弟兄们,十多人对两个,还被伤成这副模样……”

    客厅里,那几名受了重伤的弟兄最是知道那两名黑衣人的身手如何,武功只怕是在自家头儿之上,且头儿赶了一天的路,体力、精力耗损严重,更不是那两人的对手了,若是这般鲁莽前去,势必要吃大亏的。

    于是,那几名弟兄也不顾身上的伤,扑过去抱住楚东阳的腿,道:“头儿,咱们十多名弟兄一起上,都没能伤他们分毫,且他们的武功套路十分诡谲,咱们若不商量个计策,只怕不能将嫂子安全救回。”

    这几名弟兄是楚东阳亲自挑选出来暗中保护九娘的,他们的武功在百名“绝杀”弟兄中算十分出挑的,可他们竟被伤得这么严重,可见那两人的武功确实厉害。

    楚东阳瞥了一眼受伤的几名弟兄,脸上的神色便更加难看了。弟兄们有武功在身,都被伤成这样,而九娘半点武功也没有……这样一想,楚东阳心里就更急了,恨不得立刻飞到西山村去,奈何弟兄们将他抱得太紧,他想踹开都不行。

    “松手!”楚东阳低吼了一声。

    那几名弟兄身子抖了一下,却并没有依言松开楚东阳,而是抱得更紧了。

    楚东阳一股气冲上来,眼前一黑,差点栽下去。

    就在这时,哒哒的马蹄声传来,由远及近。

    屋里的众人都变了脸色,有两名弟兄已经飞身跑出去看。

    原本在杨进家陪着芸娘的凤歌不知道何时已经走了出来,此时正站在离楚东阳家院子百米远的位置,她伸长脖子朝马蹄声传来的方向看,似是在等什么人。

    见此,便有弟兄沉下脸来,冷声道:“还道她是个好的,与她哥哥不是一类人,却没想到她竟给她哥哥通风报信!”

    青山也在这里,此时脸上更是难看,听见有弟兄说这番话,他只咬紧了牙,抿着唇不说话。

    冷肃看了青山一眼,朝方才说话的弟兄低喝了一句:“闭嘴!”

    那弟兄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看见自家头儿眼神冷厉,便将剩下的话咽下去,可心里却十分不服。

    楚东阳冷眼扫了冷肃一眼,用眼神询问他怎么回事,冷肃便将之前来袭击他们的人中有几名是凤阁的手下的事跟楚东阳简答禀报了,顿了顿,又道:“出事之时,青山和凤歌姑娘还在后山山洞里,并不知情。”

    楚东阳听了若有所思的朝院外看去,什么话也没有说。

    头儿没有发话,“绝杀”的弟兄们便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提起十二分的戒备,若是来者不善,便打算奋起大干一场。

    ……

    凤阁收到凤歌让小锦传去的消息,便立即带了人往杏花村这边赶,看到凤歌时,便立刻跳下马来,先将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确定没事,这才问:“发生了何事?”

    凤阁打量凤歌的时候,凤歌也将自家哥哥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心里还是不信哥哥能做出那样残暴的事情来,她迟疑了一会儿,便直截了当的问:“是不是哥哥派了人将九娘掳了?”

    凤阁惊讶的看着自家妹妹,很快就变了脸色,抓着妹妹的肩膀,不答反问道:“久久被人掳走了?”

    凤阁脸上的神色叫凤歌辨不出他真假,她咬了咬唇,将今晚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跟凤阁说了,顿了一下,又轻声道:“那些人当中,有几名哥哥的手下,‘绝杀’的人便怀疑,此事与哥哥有关……”

    凤阁眼睛一眯,眼底闪过一抹寒光,然后拍拍凤歌的肩膀,轻声道:“我倒是想将久久带走。”

    凤歌心下一惊,便又听见凤阁继续道:“但此事与我无关,人亦不是我掳走的。不过,我会帮忙将她找回来的。”

    凤歌听罢,心里才稍稍松了些,还想说什么,便见哥哥已经大步朝楚东阳家的院子走去。

    凤歌的心又是一跳,连忙跟了上去。

    凤阁还没有走进客厅,便被“绝杀”的弟兄拦了下来,冷声质问:“你还敢来?”

    “我为什么不敢来?”凤阁挑了一下眉,根本没有把前面的人放在眼里,心想,之前被你们关起来这笔帐我还没算呢,现在不计前嫌来帮忙,你们不但不感谢,还来拦我?

    “绝杀”的弟兄一看凤阁这般,便怒气更甚,伸手便想要掐住凤阁的脖子,恶狠狠的道:“你若老老实实将嫂子交出来,我便饶你一命,否则——”

    凤阁身边从来不缺保镖,即便失了之前那几名,现在也还是有十多个人跟在他后头,且个顶个都是高手,此时看到有人对自己老板不敬,便当即闪身过来挡住。

    凤阁笑眯眯的接过话:“否则如何?”

    这时,里面传来楚东阳的声音:“让他进来。”

    “绝杀”的弟兄对楚东阳一向都是绝对的服从,听到自家头儿的命令,他心里虽然不服气,却没有再拦凤阁,身子偏了偏,让了道让他进去。

    凤阁穿过院子时已将院子里的血迹看得分明,就算没亲眼看见,也能猜出当时场面有多激烈、残暴,待看到角落里那几具未清理的尸体,正是以前他雇来的几名保镖,心里不禁一凛,待走进客厅看到里面受伤的“绝杀”弟兄时,眼底的惊诧之色更是毫不掩饰。

    凤阁敛了敛心神,看向楚东阳,耸耸肩道:“这件事不是我指使的,虽然我很想将久久带走,跟她远走高飞去过幸福的生活,但是还不至于这般残暴,况且你知道久久的性格,就算我强行将她带走,她也不会心甘情愿跟我在一起的,否则我早这么干了。”

    凤歌在后面听了这话,气得不行。本来“绝杀”的人对自家哥哥就没好感了,可他此时还不知收敛,语气这般狂妄,不是更遭人嫌弃么?

    凤阁看到众人朝他投来凶恶的目光,并不在意,继续贱兮兮的道:“就算那些人里有我的手下,那也并不能说明什么。那些人本就是我花钱雇来的,只认钱不认人,谁肯出钱他们便替谁做事,对我也未必有几分忠心。不过,你们这么多人,怎么还护不好久久,竟还让人将她掳走?”

    他这番话,便是讽刺“绝杀”无用,也是在指责楚东阳没有将九娘保护好。

    楚东阳脸上阴沉得能滴出水来,却紧抿着唇,一句话也没说,眼里是隐忍的愤怒,也有深深的自责。

    凤阁没说错,他没用,没能将九娘保护好!

    “绝杀”的弟兄却一个个气得红了眼,恨不得冲过去将凤阁撕了。

    凤歌在一旁急得不行,真担心自家哥哥再说下去,只怕要打起来,反而耽误了正事,便立刻上前拉了拉哥哥的手,打断他们,道:“当务之急是要想法子将九娘救回来,多耽误一时,九娘便多有一分危险。”

    凤歌这话十分有效,成功让哥哥闭嘴,也让“绝杀”众人转移了注意力,纷纷楚东阳看去,道:“头儿,咱们赶紧商讨一下如何将嫂子救出来吧!”

    楚东阳点点头,复又看了凤阁一眼,道:“此事既不是你指使人做的,那便不关你的事儿,赶紧离开。”

    凤阁抬了抬下巴,傲慢之色又显在了脸上,道:“久久被人掳走了,怎不关我的事儿?她现在在哪里,我要去救她回来!”

    凤歌眼看着“绝杀”的弟兄又要对自家哥哥怒目而视了,也不敢看对面青山黑沉沉的脸,连忙拽着哥哥的手,将他拖到一旁,小声道:“哥哥,拜托你别再故意说那些惹怒大家的话了,现在救出九娘最要紧。”

    “我知道。”凤阁点点头,又用眼睛扫了众人一眼,然后一本正经的道:“但没有我帮忙,他们想要将久久平安救回来,肯定不行。”

    凤歌一吸气,连忙伸手捂住哥哥的嘴,然后一脸歉意的看向楚东阳,道:“楚大哥赶紧拟一个营救方案吧,我跟哥哥一定会尽全力配合,重要的是将九娘救出来,其他都不重要。”

    楚东阳比任何人更在乎九娘的安危,便没有理会凤阁两兄妹,径自跟冷肃他们在一旁商讨了起来。

    ……

    晨光微露之时,西山村那间破旧的院附近,潜伏了上百人,楚东阳跟冷肃隐在某个角落,眼睛盯着屋里亮着油灯的方向。

    之前来西山村查探的这一组人,只有赶回去报信的那人被清潭发现了,而留在这里的那两名“绝杀”的弟兄并未被察觉,他们一直隐在附近,待里面那两人的警觉降低了,才靠近一些查探。

    等到天将亮时,楚东阳才领着人赶来。两人虽惊讶头儿怎么会出现在此,却知道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便立刻将院里的情形跟楚东阳汇报,然后等着楚东阳下命令。

    “九娘,可还好?”楚东阳眸光深邃的盯着卧房所在的位置,轻声问身边的弟兄。

    “嫂子……尚无大碍。”其中一人斟酌着回答。只从窗户口匆忙瞟了一眼,见九娘裹着棉被坐在里面发呆,不知道是否有受伤,可至少人还活着。

    楚东阳听到“并无大碍”四个字,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面上的表情依旧冷冽,突然瞥见那屋里的灯灭了,眸色当即一沉,朝身后的人打了几个手势,示意他们按照计划开始行动,他自己则悄悄绕到屋子的另一边,借着有槐树挡着,轻易跳上了屋顶。

    楚东阳没有跟炽烈和清潭交过手,不知道他们武功有多高,可从弟兄们的描述看,那两人却是不能轻视的。

    楚东阳对自己的身手很自信,可想到九娘在他们手上,他便不敢大意了。

    其实也并没有把握能打赢那两人,可毕竟胜在人多势众,除去“绝杀”的弟兄,还有凤阁那十多名手下,且都是绝顶高手,这样的强大的阵仗完全可以碾压那两人了。

    只是,九娘现在还在那两人手上,楚东阳担心他们会拿九娘当人质,要挟他。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楚东阳便打算先进去屋里找到九娘,至少不能给别人要挟他的机会。

    屋子破旧不堪,房顶的瓦也不太结实,脚刚落上去,便发出轻微的声响。

    既然那两人武功极高,自然很快就会发现屋顶的动静。楚东阳瞥了一眼前面,估计了一下卧房所在的位置,便干脆一提气,直接飞身朝那个位置而去。

    炽烈躺在凳子上闭着眼睛睡着,不过睡得十分警醒,听到屋顶传来轻微的声响时,当即睁开了眼睛,可还没等他坐起身,便一看到清潭闪身冲了出去。

    清潭本打算跃上屋顶看个究竟,可等他来到院子,却突然冲出来十几个人,二话不说便提剑朝他砍过来。

    炽烈听见打斗的声音,心里一沉,想要去帮忙,可转而却朝卧房方向而去。

    但他还未走到房门口,便听见“哗啦”一声,是瓦片掉落的声音,紧接着便听到里面传来九娘一声惊呼:“啊!”

    九娘之前将房门上了栓,对于炽烈来说也不过就是一脚就解决的事情,根本挡不住他,可毕竟是耽误了时间,等他进了屋时,看到一人搂着九娘跃上了屋顶,欲逃走。

    “想跑?门都没有!”炽烈大喝一声,提气便追了上去,可他刚刚跳上屋顶,便同时有六个人朝他攻来,阻了他追上去的路。

    “不想死的,统统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炽烈想要的人只有九娘,没有心思跟这些人纠缠,一边闪身躲过一招,一边怒不可遏的喊道。

    “小子,口气倒是不小,武功也挺不错,若是单打独斗,咱们未必是你的对手。但是抱歉,你也别怪咱们以多欺少,你若是不死,咱们可就损失惨重了。谁人不爱财啊,咱不能眼看着金钱从眼前飞走不是?”其中一人便道。

    炽烈跟他们过了几招,便知道他们的厉害,若是他们卯足了劲儿缠上来,他未必能全身而退,便道:“他们许你多少钱,我出双倍!”

    “嘿!若当真如此,那敢情好!”那人眼睛又亮了几分,也顾不得出招,便朝炽烈伸出一只手,张开五指又翻了一翻,并未可以抬高价,只道:“一千两黄金!”

    炽烈一听,脸黑了大半,并没有再接话,直接提气跟他们打了起来。

    这几个人都是凤阁带来的,身手也十分了得,武功比“绝杀”的人还高一筹,自然是能将炽烈缠住不放的,且凤阁还放了话,只要他们几个人连手能要了炽烈的命,便每人给他们一千两黄金!

    这几人也是认钱不认人,听到凤阁这话,眼睛就亮了,仿佛一千两黄金就在眼前,哪有不拼命的?

    凤阁在南边只手遮天,富可敌国,最不缺的就是钱,别说每人一千两黄金,就是许他们每人一万两黄金,他也给的起。

    但是,炽烈却没有这样的财力。他虽贵为乌蒙国的皇子,但乌蒙国贫穷,国中仍有老百姓常年吃不饱,饿死的都大有人在,他哪有这么多钱用来收买人?有这么多钱,他还用得着冒着危险潜到景龙国来掳人么?

    那几人见他不说话,便知他出不起这价,于是也不跟他废话了,集中精力跟他打了起来。

    楚东阳将九娘带到安全的地方,让几名弟兄在那儿守着,他则要回去帮忙。

    九娘此番确实受了不小的惊吓,直到楚东阳离开,她还回不了神。

    凤阁也在这里,他只出钱让手下的人去打架,并没有亲自参战,这会儿见九娘平安回来了,便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罐子,塞到九娘手上,道:“特意留给你的,趁热喝!”

    九娘木木的捧着那瓷罐子,许久才抬眼看向凤阁,哑声道:“秦朗,你怎么在这儿?”

    凤阁突然愣住,她叫他秦朗?她多久没叫她秦朗了?她这是烧坏脑子了,还是吓傻了?

    凤阁先是伸手在九娘额头上探了探,而后便突然将她搂住,高兴的道:“久久,你终于回魂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

    还没等凤阁说完,胸前便湿了一大片。

    九娘将那瓷罐子摔在凤阁身上,怒瞪着他,道:“我现在是有夫之妇,别对我动手动脚的!”

    凤阁呆了呆,低头看了一眼胸前,轻叹了一口气,道:“我还以为你又变回封久久了呢!”

    说着,他抬手指了指胸前,挑着眉看向九娘,道:“话说,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要是没有我,楚东阳能这么顺利的将你救出来?那男人这么怂,这么没用,还比不上我一根脚毛,真不知道你看上他什么……”

    凤阁自顾自的数落着楚东阳的不是,听得守在旁边的几名“绝杀”弟兄三番两次想要撕了他的嘴。

    九娘心里记挂着楚东阳,无心搭理他,过了好一会儿,远远的看见楚东阳领着众兄弟赶过来时,她才睨着凤阁,道:“他哪里都胜过你,他一根脚毛都比你强!”

    凤阁气恼的作势要捏九娘的脸,可此时楚东阳已经赶了过来,二话不说抱着九娘便走。

    凤阁磨了磨牙,瞥了前面的人一眼,而后朝凑过来的几人问道:“怎么样了?”

    那几人排成排的站在凤阁面前,齐刷刷的伸出手,道:“一千两黄金!”

    意思是人已经杀了。

    凤阁怔了怔,嘶了一声,道:“还真杀了啊?据说那可是乌蒙国的皇子呢!这下可闯大祸了,乌蒙国这次非要举兵来攻打景龙国不可……”

    “乌蒙国就算要报仇也找不到咱们头上,凤公子放心吧!”

    “就是,就算是举兵攻来,也有景龙国的军队挡着,两国开战,扯不到咱们江湖人身上。”

    “凤公子,快给钱吧!”

    凤阁摸了摸下巴,然后睨着他们,道:“急什么,我还会赖账不成?明日自去钱庄取就行了。”

    说着,便也跟着走了。

    ……

    楚东阳带着九娘回到了杏花村,当即命人将承儿接回来,又吩咐弟兄们将院子里统统打扫一遍,直到看出任何痕迹才放心。

    芸娘知道九娘回来了,拉着杨进便赶了过来,看到九娘平安无事,这才放下心来。

    九娘这会儿正抱着儿子躺在床上,脸上露出一丝疲惫,看到芸娘和凤歌进来屋里,勉强扯出一个笑,道:“让你们担心了。”

    “你人没事儿就好。昨晚上可真真是把我吓坏了。”芸娘抓着九娘的手红着眼睛道。

    九娘回想起来也是心惊不已,可总算是平安无事的回来了,承儿和楚东阳也都没事,这才是最庆幸的。

    “折腾了一晚上,你也累了,快休息吧,我们晚些时候再过来看你。”凤歌拍了拍九娘的手,又挽着芸娘,道:“嫂子你也是一晚上没有休息,现在知道无事了,可以放心回去歇着了。”

    九娘知道芸娘怀着身孕,让她为自己这样担心,觉得很不好意思,又忙道了几声谢,劝着她赶紧回去休息,自己也想眯一会儿。

    可等到九娘睡一觉醒来,楚东阳却在收拾包袱,见她从床上坐了起来,便笑着道:“醒了?”

    “相公又要出远门?”九娘看到楚东阳收拾包袱,惊得睡意全无,连忙下了床,拉着他的手问。

    楚东阳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光,可很快就被他敛去,抬手揽了揽她的肩,道:“对,我们一起去边陲。”

    九娘愣了一下,便听到楚东阳苦笑着道:“这里,容不下咱们了。”

    九娘一惊,突然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往深处一想,便猜到定是与皇上有关。

    她伸手抱住楚东阳,将头靠在他的肩上,轻声道:“好,那便去边陲吧!只要有你和承儿,去哪儿都行!”

    楚东阳带了众弟兄和妻儿,没有告知村里的任何人,包括村长和杨进家,便往边陲去了。

    边陲,是乌蒙、景龙、西夏三国交境之地,那里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可对于楚东阳来说,却是最安全的,因为那里像是一个禁地,任何一国的朝廷势力都不敢在那处任意妄为。

    ……

    京都,皇宫里。

    皇帝听了暗卫的回报,气得随手拿着龙案上的卷宗便砸过去,怒骂道:“没用的废物,派这么多人去竟然没有一个回来!让你们去抓个妇人和孩子,抓不回来就算了,还损失了这么多人……”

    “皇上息怒!”那名暗卫低着头,道:“那火炮实在太厉害,弟兄们没有进去那院子,便被炸飞了……”

    “火炮!火炮!他们有火炮,我们就没有吗?”皇上怒极攻心,一咬牙,便道:“既然不能为我所用,留下也是祸害,那我便毁了他!再派人去,将火炮也一同运去,不必再留情,将他们直接炸了!”

    那暗卫心里迟疑了一下,才领了命。可还没等他转身出去,就又有人进来报:“皇上,刚刚收到消息,他们全都离开了杏花村,朝西边去了。”

    “西边?”皇上若有所思的眯了眯眼,厉声道:“难道是去边陲?”

    “恐怕是的。”

    皇上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大声道:“来人,快去拦住他们,一定要在半道儿上将他们拦下,不能让他们去边陲!”

    一个善亲王就已经扰得他头疼,再加上楚东阳夫妇还有百名“绝杀”,若是都隐在边陲,他杀不了他们,心里便永远埋了一根刺,扎得他下半辈子都不能安生。

    “是!”暗卫领命而去。

    可半月之后,却又无功而返了。

    楚东阳先出发,又早有防备,自然是半分也不敢耽搁的往边陲赶,皇上派去的那些暗卫从京都追过去,又运着火炮,耽误了行程,却是怎么也追不上了,等楚东阳到了边陲之地,他们却也不敢冒险再去杀人了,只好赶回京都复命。

    此时,皇上再气、再恨,也拿楚东阳没辙了。

    ……

    半年后。

    九娘在自家院子前晒着太阳,凤歌抱着承儿坐在旁边,手里拿着一个新鲜水嫩的果子逗他玩。

    小家伙长得十分好看,白白嫩嫩的,半点没有被西境的风吹伤。

    小家伙七个月大,倒是冒了两颗牙了,十分喜欢吃这里的特产果子。见着凤歌手上的果子,便流着口水咿咿呀呀的要去抓,那可爱的小模样,逗得凤歌咯咯的笑。

    这时,楚东阳拖了一只野味回来,看到九娘正在晒太阳,脸上满是温柔之色,笑着道:“猎了一头野羊,晚上炖一只羊腿给你吃,补补身子。殷漓说你要多吃些好的,吃胖一些,否则以后孩子生产时要遭大罪。”

    九娘瞥了楚东阳一眼,手覆在肚子上,没好气的道:“哪里是我需要吃些好的,分明是殷漓嘴馋,日日想要吃好吃的,才唬着你天天上山打猎,让梓婳做好吃的。你瞧这些野味,是不是多半都进了他的嘴?”

    楚东阳笑容未改,道:“那今晚烤羊肉便不让他吃了。”

    “不让我吃,等她生孩子时便不要来找我!”殷漓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听到楚东阳这话,便冷哼着道。

    “殷神医若是不抢着吃,东阳兄弟还是会分给你一些吃的。”芸娘也叉着腰走了出来,她这会儿肚子已经很大,预计就是这几日便要生了。

    殷漓摸了摸下巴,嘟囔着:“我什么时候抢着吃了,我怎么不知道?”

    一时间,院子里便笑闹声一片,十分热闹。

    这半年里,楚东阳跟九娘在边陲安了家,重新将日子过得风生水起。芸娘知道九娘来了边陲,便将家里的田地和屋子托给村长帮照看,然后拉着杨进也一块儿来了。

    其实杏花村的好些人知道芸娘和杨进去边陲投靠楚东阳和九娘,也想去,可舍不得家里的田地和房子,便只好老老实实的在家里种田。

    这个月底,恭亲王一家成也要来边陲玩,说是要住到九娘生下孩子再回去。

    这天晚上,九娘捏着楚磬写来的信,不禁笑了出来,回身对正在泡脚的楚东阳道:“磬儿在信中还道,戚少陌那小子整日撺捣着她搬过来边陲跟我们住在一块儿,惹得戚大人成日骂他不孝子,气戚夫人日日以泪洗面。这混小子,都快要当爹了,怎还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贪玩不懂事?”

    楚东阳轻哼了一声,道:“他这是并非不想留在京中,只是不想入朝为官,才想要躲到边陲来。只是,越是多人往这边来,上头那位便越是不安心,只怕时时惦记着想要派人来要了我的命呢!”

    九娘想了想,便叹了口气,笑道:“只怕现在他想要派人来杀咱们,也没有那么容易了。”

    这半年来,楚东阳又收了不弟兄,俨然成为这边陲一霸,在三国的边境都混得开,压根不怕景龙国的朝廷派人来。

    楚东阳闻言便也轻笑了一声,道:“只怕他现在是日日难安,夜夜难眠。唉,思虑过度,终是要折寿的。”

    九娘也赞同的点点头。

    楚东阳泡好脚,将洗脚水倒了,回房里,走近九娘身边,从她身后抱住她,手贴在她隆起的小腹上,偏头在她发顶上亲了亲,轻声道:“九娘,今日西夏那边传来了消息。”

    九娘一喜,忙转过身来,问:“有善亲王的消息了?”

    楚东阳点点头,压着心里的喜悦,道:“找了这么久,失望了太多次,我怕这次又是空欢喜……”

    九娘捧着楚东阳的脸,踮起脚尖来在他的唇上亲了亲,笑着道:“相公,这次一定是真的。老天总不会一直这么作弄我们的。”

    “嗯,希望是真的。”

    《正文完》

    ------题外话------

    终于大结局了!谢谢依然支持良辰的妞儿们,么么哒!其实文已经接近尾声,若不是遇到一些事,早就该完结,拖了这么久,到现在才结局。不过,这只是正文完结,之后还会有番外的。嗯,当然,还会开新文,还望妹纸们继续支持,下一个文,良辰必会用心如初。再次么么哒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