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书友们,“新龙腾小说”最新域名“”。请您牢记本站网址并加入收藏,手机也可直接访问,会自动进入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 > 农村小说 > 村野女人香 > 第620章 你就直说把
    其实在发现自己抓到的这个香叔居然是戴镇长的一瞬间,熊津国已经一个激灵冒出一身冷汗,让酒全醒了——但无论如何让他难以置信眼前看到的这一慕是真实的!即便被捆绑在这里,也还是疑虑重重,反应了大概有半个来小时,忽然捋出一个问题的节点——之前自己抓的那个香叔跑过一次啊,不不不,是被蓝梦瑶给放跑的呀,是不是这个环节出了问题呢?

    但自己明明在后厨抓到的那个人真是香叔啊,这又怎么解释呢?脑子立即有糊涂起来。

    但他还是不甘心,看到自己的副手,也就是保安队的副队长,自己最亲近的手下许大明白来给他送水安慰他,就小声对他说:“你觉得熊哥屈不?”

    “太屈了……”许大明白立即为大哥鸣冤叫屈。

    “为啥说熊哥屈?”熊津国一听他这样说,倒要听听从他嘴里,能说出自己是怎么个委屈法。

    “因为明明熊哥是好意,帮闞家抓到了仇敌,没功劳还有苦劳,没苦劳还有疲劳,没疲劳还有……”许大明白马上这样回答说。

    “别说这些没用的,我问你,你就一点儿没怀疑这里边有什么蹊跷?”熊津国阻止了许大明白不厌其烦的废话连篇,立即这样问道。

    “肯定有蹊跷啊……”一听熊哥这样问,许大明白立即这样附和说。

    “蹊跷在哪里?”熊津国却较真儿地这样问道。

    “反正有,但在哪里我却一时半会儿说不清!”到了真章的时候,许大明白又说不出子午卯酉了。

    “都是他娘的屁话……”一听许大明白这样说,熊津国立即这样臭骂了一句。

    “那熊哥说,蹊跷在哪里?”许大明白反过来想听熊哥发现的蹊跷在哪里。

    “我觉得吧,这个戴镇长应该不是真是戴镇长……”熊津国居然有了这样的猜测。

    “怎么可能呢,谁不认识戴镇长啊——好,即便是咱们这些小撒了米子不认识是真是假,难道咱们的阚总也认不出来?”许大明白一听,熊哥居然说出了这样的猜测,马上用了这样铁的事实来证明这话没有任何根据。

    “可是我在后厨明明抓的就是香叔本人呀,咋关了不到半个小时,再来看的时候,就变成了戴镇长呢?难道这期间,有人移花接木偷梁换柱了?”熊津国是从这时角度来猜测这个戴镇长不是真的戴镇长的。

    “这个我可说不好……一直都是我和几个最得力的哥们儿一起看守的,这里连个苍蝇都插翅难飞,哪里会有谁能将一个大活人给换走呢?”许大明白还这样保证说。

    “快,你快在这个房间里反复检查一下,看看是否有什么机关暗道,好多影视剧里都是这样描写一个人为什么会换成另外一个人的,也许就是谁知道这个房间里有个秘密通道,于是,就暗度陈仓地完成了这次替换呢……”熊津国一听许大明白这样说,立即有了一个灵感,马上这样吩咐说。

    “这个不用查……”许大明白居然十分果断地否决了熊津国的这个说法。

    “为什么不用查?”熊津国有点惊异,为什么许大明白要这样说。

    “熊哥忘了,这个房间不久前着过一次火,把里边的东西都烧没了,事后是咱们一起监督甚至直接参与装修的,这里的每个角落,包括一个插座通风口都是咱俩亲自安装的,这里会有什么机关暗道,打死我都不信……”许大明白立即给出了这样一个无可辩驳的回答。

    “那为什么凭空香叔就忽然变成了戴镇长呢?”熊津国还是在这个环节上想不明白。

    “这也正是问题的关键……”许大明白倒是心里有了一个灵感想法。

    “你这话什么意思?”熊津国没懂他为啥这样说。

    “很简单呀,问题的关键就是,假如是一个普通的人替换掉了真正的香叔也就罢了,偏偏是一镇之长戴世奇会亲自来这里帮助香叔脱身,难道熊哥没感觉到其中必有重大隐情?”这个许大明白总是自诩可以看出事情的表层下深层的原因来,现在似乎又有了这样的灵感。

    “这有什么隐情呢……”熊津国还真是愿意听到有人在这个问题上,看出自己看不出来的道道儿来……

    “或许——我听说,当年香叔在镇里当办公室主任的时候,戴世奇还是他手下的一个普通职员,俩人还有一定的交情,假如——我是说假如,当年戴镇长有个什么致命的把柄攥在了这个香叔的手里,现在他回来了,戴镇长一听说他被闞家抓了,那肯定着急上火呀……”许大明白说出了他的假设猜想。

    “他着什么急上什么火呢?”熊津国没懂他为什么这样说。

    “很简单呀,假如阚爷和阚总提审香叔的时候,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就可以拿当年他手里攥的关于戴镇长的把柄来要挟阚爷和阚总……”许大明白这样解读自己的意思说。

    “咋要挟呢?”熊津国绞尽脑汁,也搞不懂其中的道理。

    “比如说,我是说比如……”许大明白在掂量,自己该如何表述才能尽快让脑子有点问题的大哥明白他要表达是什么意思。

    “别比如了,你就直说吧……”熊津国立即这样催促说。

    “比如阚爷和阚总要拿香叔开刀,为闞家大公子阚文斌报仇雪恨,要置香叔于死地,这个时候,香叔就可以扔出撒手锏,说只要你们弄死我,那我的亲友就会将戴镇长的致命把柄给透漏出去,而且署名就是你们闞家人——估计阚爷和阚总就不敢动香叔了,而且会用戴镇长的这个把柄作为交易,只要香叔说出这个把柄,就可以放他一马……”许大明白还真就煞有介事地给出了这样一番透彻分析。

    “闞家要戴镇长的把柄干嘛呢?”熊津国却还是没懂对方的真实意思。

    “这个你还不明白呀……”许大明白顿时亮出了他是个万事通的样子在熊哥面前显摆。

    “我不明白……”熊津国从来都不掩饰他是个蠢笨的人,立即这样承认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