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书友们,“新龙腾小说”最新域名“”。请您牢记本站网址并加入收藏,手机也可直接访问,会自动进入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 > 农村小说 > 村野女人香 > 第559章 场面失控了
    杜妙春之所以不听李应当的劝阻,执意闯进鲁冠达的特殊病房来个当场捉奸,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内情在作怪……

    自打妹妹杜妙春“抢走”了副院长李富宽之后,杜回春忽然发现自己可以有新的选择了,而这个时候可选的对象有两个,一个是李应当,一个就是刚刚成为“鳏夫”的鲁冠达……

    理论上说,李应当再好,也不可能成为自己的丈夫,这若是成为事实传扬出去,真是没脸见人了,他只配做个快乐的种子,让自己快活无比,让自己怀上孩子而已,别的名分都没法担当得起……

    但鲁冠达就不同了,这个亿万富豪之前在他老婆大人的绝对“统辖”之下对其他女人没有半点儿非分之想,稍有差池,便会招致不可预知的惨痛后果,鲁冠达似乎也接受了现状,竭力克制自己,扮演一个超级好的父亲和丈夫……

    然而,一夜之间风云突变,鲁冠达在一声爆炸之后,瞬间失去了妻女,也瞬间获得了“自由”!这样的自由不单单是他自己的,而是之前“惦记”过他,但却无法接近他的女人们也获得了重新选择嫁给他的自由……

    尽管鲁冠达连妹妹杜妙春都不曾披露过这样的想法和念头,但在竭力想方设法从中心医院将鲁冠达接会回春中医馆的时候,似乎就有过这样的筹谋——假如之前鲁冠达答应给医馆的那两千万因为鲁冰冰死于非命而无法让鲁冠达兑现的话,那就考虑让鲁冠达接受另外一种补偿的事实,就是娶了我杜回春做你的新晋夫人,这样的“强强联合”之后,哪里还用在乎那两千万了呢?一切也就都在不言中了……

    只是这样的念头仅限自己的内心里有过这样的备份打算,从未示人,也没对鲁冠达有过任何表示……

    可是妹妹杜妙春的一个电话打过来,虽然没直接揭穿鲁冠达的病房里到底==.ncrxs.=在发生什么,但给李应当打电话得知他不在病房,并且亲眼看见有过妖娆的女人正在跟鲁冠达做不可描述勾当的时候,她心里的那个隐形的打算像是还没成型就被人给扼杀在了摇篮里一样,让她痛彻心扉地下了狠心——无论这个女人是谁,老娘都要废了她,因为她这是要坏了老娘天大的好事啊!

    带着这样的心理背景,杜回春带着心情复杂的李应当闯进去的时候,那种怒不可遏,那种邪火攻心,那种摧枯拉朽般的势不可挡,令她的动作和声音同时变形……

    一个箭步冲上去,不由分说,一把薅住了那个正在忙于手口并用令鲁冠达即将抵达幸福顶点女人的头发,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句:“你好大的胆子,居然在这里做这样的勾当,我看你是活腻味了!”

    而一旦这个女人被薅住头发拉起来,看清了她的真实面目,知道了她是谁的时候,杜回春简直惊呆了:“梅艳双!居然是你!”

    假如换做是其他女人,或许杜回春的火气还不至于到了无法控制的程度,再怒气冲冲,再义愤填膺,也会把控在一个正气凛然前来捉奸的尺度上……

    然而,无论如何想不到,这个女人居然是梅艳双——她咋会出现在这里呢?鲁冠达又为啥会接受这个曾经跟他女儿鲁冰冰抢李应当的女人呢?看鲁冠达那个好受到极致的样子,一定是完全接受了她的狐媚呀!

    是可忍孰不可忍,老娘已经忍无可忍!

    基于这么多的引爆元素,杜回春顿时发疯到了连她自己都难以置信会直接薅住梅艳双的头发,像泼妇打架一样,对梅艳双连掐带挠不说,还薅住她的头发往墙上猛撞……

    大概是梅艳双对杜回春的出现猝不及防,还沉浸在对未来的无现畅想中无法自拔,忽然被人薅住头发进行各种施暴虐杀,还有些发蒙,也就没有有效的招架和反抗,这就让对方频频得手,很快就被弄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

    别说梅艳双,就连鲁冠达都被这样的突发情况给弄蒙了,本来已经到了极限快活的边缘了,已经是那种久违的,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夕了,就等着最后一刻,让自己再次体验男人的专利快慰了,却忽然被人给打断,而且把带给自己无限快乐的梅艳双给一把薅住头发就不住地虐打施暴,他居然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应该如何应对……

    倒是李应当看到这样的情形和场面,虽然没法上前去阻拦歇斯底里的杜回春,但趁机大喊了一声:“别冲动啊杜馆长,有话好好说嘛!”猛地提醒了懵懂中的鲁冠达,辨析出,这是杜回春突然闯了进来,抓住了梅艳双的头发进行残暴的凌虐殴打,就使出最大的气力大声吼道:“杜回春,你给我住手!”

    杜回春施暴正酣,心中对梅艳双的“新仇旧恨”正在施暴中得到最大限度的宣泄,所以,一听鲁冠达这样喊,立即回应说:“鲁老板,你快醒醒吧,这样的狐狸精不除掉,吸干你的精血,没了性命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杜回春边这样说,边继续对一时无力反抗的梅艳双抓挠厮打……

    一听杜回春这样说,鲁冠达简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一个突然从“淑女”变成超级泼妇的杜回春了,竭力挣扎着从病床上坐起,却努力了几次都没坐起来,忽然想起来,李应当也在场啊,就立即喊道:“李应当,快扶我起来……”

    可是等到李应当冲过来要扶起他的时候,鲁冠达却又指令说:“别管我,快去拉住杜馆长,别再殴打梅艳双……”

    李应当一听任务忽然改变,有点反应迟钝,因为两手已经托起了鲁冠达的身体,腾出一只手开始用摇把让病床的上半部开始升起,让鲁冠达从平躺到了半卧状态,差不多就算是被扶起来了吧,才松开他,冲过去拉住还在不停殴打梅艳双的杜回春说:“您别这么冲动啊,这样做解决不了问题呀,您快停止吧,再这样对谁都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