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书友们,“新龙腾小说”最新域名“”。请您牢记本站网址并加入收藏,手机也可直接访问,会自动进入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 > 农村小说 > 村野女人香 > 第408章 您这是干嘛
    然而,无论鲁冠达把门拍得多响,喊声有多大,里边就是个沉默不语,完全无视他来到并且这样提醒叫嚷的举止,这让鲁冠达情何以堪!

    稍微沉了一下,立即将拍门的巴掌变成了拳头,直接像擂鼓一样砸门,并且大声豪气地喊道:“姓梅的,你给我听好了,千万别打我未来女婿的主意,他已经属于我们鲁家了,你再敢这样对他挟制,信不信我马上报警直接抓你去吃牢饭!”

    可是即便是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里边还是没动静,这让鲁冠达再也无法控制暴怒的情绪了,索性,直接用脚开始踹门并且满嘴都是各种咒骂的语言将头上的墙皮都给震落了许多……

    这样的大声嚷嚷外加对库房门“大打出手”,自然引来一些围观的人,正好上来找梅护士长汇报刚才交给自己那些任务的徐护士也闻声赶过来,一看这样的情况,就上来问:“您这是怎么了?有什么问题我能帮您解决吗?”

    鲁冠达一看是徐护士,他认识她,一直都是她在鲁冰冰的病房做陪护的护士的,所以,见了她就直接大声喊道:“你们那个姓梅的护士长,说是带着李应当到这里来取一些布置新房的喜庆物品,可是这都快二十分钟了,居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这知道这个姓梅的狐狸精把我们家女婿给咋样了呀,我这样敲门叫门都不开,一定在里边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呢!”

    “哎呀,您千万别急,我这就找杜馆长拿钥匙开门去帮您看个究竟……”徐护士知道问题可能很严重,立即这样说了一句就往杜回春的办公室跑,只是跑到拐角处,忽然觉得第一时间不能去告诉杜馆长,应该先去找找梅姐,也许她此刻正在她的宿舍里吧……

    大概只有徐护士知道梅护士长有个习惯,就是经常从库房的正门进去,然后从后门出来回她的宿舍去待一会儿,所以,徐护士才要先到她的宿舍去问问,梅艳双是否此刻不在库房,而是在她的宿舍里呀,就直奔梅艳双的宿舍而来……

    可是到了梅艳双的宿舍,门也敲了,话也说明白了,但里边就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徐护士也纳闷儿了,梅姐不在库房也不在宿舍,那她带着小神医去到哪里了呢?心里很是着急,就转身去了杜回春的办公室,将自己发现的情况都如实汇报了……

    杜妙春此刻正在跟妹妹杜妙春在办公室里为李应当答应做鲁家上门女婿而权衡利弊无比闹心呢,一听徐护士说,鲁冠达跑到医馆的库房去闹翻了天,说是梅护士长带着李应当去库房取东西,进去就不出来,弄得鲁冠达暴跳如雷正在砸库房的门呢……

    杜回春一听这话,立即跟着徐护士朝库房这边奔来,杜妙春也紧随其后……

    鲁冠达很少发这么大的火,但今天真的将他给惹恼了了,这也太打脸了吧,老婆大人那么怀疑自己都没信,愣是等了十五分钟才来寻找这俩人的下落,结果呢,居然猫在库房里,将房门锁上,谁知道在里边正在搞什么名堂啊……

    假如真的趁机搞在了一起,那岂不是成了天大笑话,这也太欺负人了吧,我鲁冠达咋说也是富甲一方的酱菜大王,不说一跺脚县城都抖三抖,也是说句话没人敢说个不字吧,咋会被这个小小的护士长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把已经到手的上门女婿给抢走了呢?

    假如李应当真的被她给迷住了,掉进了她的圈套,然后这个姓梅的护士长一口咬定是李应当趁机占有了她,不答应跟她结婚就要把李应当告进打牢,或者是鲁冠达用一笔巨款来平衡此事——岂不是真的被这个姓梅的护士给打劫成功了?

    唉,真该早点听老婆大人的话,也许五分钟的时候来,一切都还没定型,没发生,自己一叫门,他们还都没开始,也就打住==.ncrxs.=了,幡然悔悟给自己开门,也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了,可是足足过了十五分钟,干点儿啥事儿都他娘的干完了呀,极有可能就是因为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所以,李应当才不敢吭声不敢开门,才一直躲在里边不敢出来见我这个即将成为他岳父的老丈人了吧……

    越是这样想,鲁冠达心中的怒火就越是熊熊燃烧,差不多使出了自己的最大的气力,用拳头擂门,用脚踹门,用肩膀撞门……简直就像一直发疯的困兽一样,恨不能冲进去将里边的两个坏了他美梦的家伙碎尸万段一样……

    然而,就在他暴怒到了极限,也眼瞅就将库房的门给撞开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温柔地这样问了一句:“鲁老板,您这是干嘛呢?”

    鲁冠达突然停止了各种暴力行动,转回身朝声音发出的地方一看,妈呀,不会是出现了幻觉吧——眼前居然站着亭亭玉立的梅护士长,还有身边帮她拿了好多东西的李应当——天哪,这是咋回事儿呢?这俩人咋从外边突然出现了呢?

    “你们——不在库房里?!”鲁冠达十分窘迫十分尴尬,因为闹了半天,人家俩人并不在库房里,而且手里还拿着之前说好的,一起来拿的布置新房用的喜庆物品,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呢?弄得他忽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对呀,开始我们去了库房,可是找了一圈儿,发现这些东西不在库房里,于是,我们又到医馆其他一些困难储藏这些东西的地方去找,好不容易在楼道下的一个小隔间里找到了这些东西——咋了,鲁老板还以为我们一直都在库房里?”梅艳双说明了情况,并且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对呀,都二十分钟了你们还没回去,李应当的丈母娘就着急了,让我过来看看情况,我敲门里边没动静,还以为你们在里边出了什么事儿呢,所以,才这样……”鲁冠达一看李应当和梅艳双完全不像之前想象的那样成了间夫银妇,反而一下子觉得自己羞愧难当无地自容了似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