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书友们,“新龙腾小说”最新域名“”。请您牢记本站网址并加入收藏,手机也可直接访问,会自动进入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 > 农村小说 > 村野女人香 > 第308章 还跟我嘴硬
    “我不骗你,真是从你身上搓下来的……”李应当则坚持这样的说法。

    “我不信,这一定是你身上搓下来的,你为了掩盖真相才拿出来骗我的……”杜妙春立即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真没骗妙春姐,不信看这个……”李应当就知道杜妙春可能会疑神疑鬼,早就准备了后手,将另一个盛有自己身上搓下来灰卷儿的盖子拿出来,放在了杜妙春的眼前:“妙春姐你看,这才是我身上搓下来的灰卷儿呢!”

    “这些——真的是从我身上搓下来的灰卷儿?”杜妙春一看,另外一个香皂盒盖儿里更多更“粗犷”的灰卷儿,还真是有点将信将疑了。

    “当然是了,昨天妙春姐风尘仆仆地去了趟金坑村,乡下的灰尘暴土外加中间还遇到了那么多的风险劫难让您出了不止一身冷汗,所以,一天下来,身体产生这些灰卷儿很正常的……”李应当趁机说出了杜妙春的身上为啥会搓出这么多灰卷儿的原因是啥。

    “天哪,我身上还从来没搓下过这么多的灰卷儿呢——你呀你,你给我搓洗之前,为啥不唤醒我呢?”杜妙春终于承认这都是她身上搓下来的灰卷儿了,但立即就埋怨李应当,没及时唤醒她,让她亲眼所见,这些灰卷儿是如何从她身上搓下来的……

    “我当时怕妙春姐还在气头上,万一唤醒你,还会跟米青秀发火生气气坏了身体,所以,就想把妙春姐洗干净了,抱回到卧室再唤醒,这样的话,或许妙春姐醒来之后,火儿也就都消了……”李应当只好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那米青秀呢?把我气晕死过去了,她跑哪里去了?”一听李应当提到了米青秀,杜妙春立即这样问道。

    “她见妙春姐被她气晕厥过去了,吓坏了,我就吩咐她,快点穿好衣服下楼准备晚餐去,她就乖乖听话,穿上衣服下去了——就在刚才她上来敲门,说晚餐已经准备好了,让我和妙春姐一起下去用餐呢……”李应当将期间所有细节都给屏蔽忽略,只说了这样一个大概的情况,就是怕杜妙春胡乱猜疑联想……

    “不可能!”听了李应当的描述,杜妙春却直接这样否决说。

    “什么不可能?”李应当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儿——难道杜妙春晕厥过去之后,还能洞悉当时都发生过什么?难道她是在猜测米青秀不会善罢甘休,趁她晕厥过去,就开始生扑自己了?立即紧张起来。

    “我最了解米青秀了,绝对不会像你说的那样,看见我晕厥过去,就乖乖地穿上衣服下去做饭了……”杜妙春一针见血地这样说出了她的猜测。

    “那妙春姐以为,她会怎样表现呢?”李应当的心里七上八下的,真怕当时的情景被杜妙春知道了,会对米青秀再次发难,自己也会受到连累,就这样试探着问道。

    “她肯定直接扑到你身上,死乞白赖地让你要了她……”杜妙春还真是一猜一个准儿,真的猜到了当时都发生了什么。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李应当却还在竭力否认。

    “别骗我,她若是不生扑我,我都改性不姓杜了!”杜妙春居然说得如此肯定,说明她还真是太了解米青秀是个什么性格的女孩子了,也知道,她在自己晕厥过去之后,都会做些什么了。

    “我对天发誓,她真的没像你说的那样生扑我呀……”李应当眼瞅都快窒息了,这个杜妙春,简直是火眼金睛,咋就被她看穿了呢,但死活都要咬牙坚持才行啊,一定不要承认米青秀生扑自己的情况曾经发生过呀,不然的话,自己和米青秀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吧!

    “不用对天==.ncrxs.=发誓,你这就把米青秀给我叫上来!”杜妙春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没错,居然想出了这样的办法来。

    “干嘛呀妙春姐,用得着当面对质吗?”李应当两腿都有点发软了。

    “不用当面对质……”杜妙春却又这样说。

    “那妙春姐叫米青秀上来干嘛?”李应当忽然有点莫名其妙了。

    “验明正身啊——只要她还是姑娘身,那就证明我猜错了,但假如她已经变成一个女人了,那还用我说吗?不是她生扑了你,又会是什么情景发生过呢?”杜妙春则说出了叫米青秀上来干嘛的,只要亲眼看看她的姑娘身是否还在,一切不就都真相大白水落石出了吗!

    “可是这样的话,会……”李应当还在担心这样的话,会不会伤了米青秀的自尊心什么的。

    “咋了,害怕了吧,现在承认还来得及……”杜妙春以为李应当是自己心虚了,立即这样施压说。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发生什么呀……”李应当此刻,倒是有点后怕了,假如当时自己没坚持的话,真的被米青秀生扑,让她破了姑娘身,这工夫被杜妙春给叫上来一查验,岂不是什么都大白于天下,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了吗!

    “还跟我嘴硬……”杜妙春就是那种较真儿的女人,立即拿起床头的座机给米青秀打电话让她上来……

    看那架势,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才肯罢休的样子……

    正在等待女主人和她的小男朋友下来吃晚餐的米青秀,忽然接到杜妙春的电话,让她立马上楼去她二楼的卧室,立马提心吊胆起来——又咋了呢?听口气好像十分气恼的样子,难道又要发一通脾气,让自己难堪受罚?

    难道是妙春姐的那个小男朋友,在她醒来之后,把她晕厥之后发生的事儿都告诉了她,她无法忍受就要叫自己上去兴师问罪了?

    想不了那么多,撂下电话就直奔了二楼杜妙春的卧房,到了门外定了定神,才轻轻敲门,还喊道:“妙春姐,我来了!”

    “滚进来吧!”杜妙春一听到米青秀的声音,似乎就气不打一处的样子,这样吼了一句……

    “我进来了……”米青秀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不知道接下来,又有什么不可饶恕的灾难性的指责降临到自己的头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