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书友们,“新龙腾小说”最新域名“”。请您牢记本站网址并加入收藏,手机也可直接访问,会自动进入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 > 农村小说 > 村野女人香 > 第287章 临时抱佛脚
    更让段意农觉得是天已安排的是,在大美女带着李应当回城里的路上,会经过一个路边不远处开的小水泥厂,那里成年都粉尘飞扬,过往的车辆都想穿越迷雾一样,特别是这辆车的挡风玻璃涂抹了一层看不见的色拉油,经过那里的时候,可定挡风玻璃上就会被粉尘覆盖,导致视线模糊,这个时候,开车的大美女肯定启动雨刮器,然后在来点儿玻璃水——哈哈,那接下来就有好戏看喽……

    吓他们俩个魂飞魄散都不是自己要的结果,最理想的结果是车毁人亡!

    本来从上天梯开始,遇到小九九差点儿被俩酒瓶子给击中,侥幸逃脱之后,又险遭那壶有毒的西湖龙井的致命威胁,到后来上路之后,不再担心段意农再制造什么致命的麻烦了,李应当和杜妙春俩人在车里你一言我一语地相谈甚欢,甚至开始畅想着,回到城里,立即到杜妙春的住所,然后,杜妙春将她家祖传的御女术教给小神医……

    杜妙春期待的就是这一时刻早些到来,因为她已经对这个小神医的一切都渴望至极,就想尽快跟他结合在一起,感受来自他的那种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超级快慰舒畅爽朗……

    李应当也在心里期盼着,自己的丹田处,能有第三个元气池建立诞生……而且这个大美女的气息早已充分展现出了一种强大的气场,让李应当觉得,跟她建立起来的元气池一定比大辣椒和小辣椒的要更加特殊更加令他受用无穷吧……

    然而,正当俩人心里都充满了各自的期待,急于赶路回到城里来成就好事的时候,却忽然发现前边路段粉尘铺面,来的时候杜妙春也经过了这个路段,知道这是附近的什么工厂里散发出来的粉尘而已,而且来的时候,穿过这段粉尘道路之后,很快被风一吹,那些落在挡风玻璃上的粉尘也就几乎不见了……

    可是现在再次穿越粉尘的时候,却发现,挡风玻璃瞬间就蒙上了一程灰蒙蒙的尘埃……

    什么情况,咋会这样呢?

    杜妙春急忙打开雨刮器,试图直接将挡风玻璃上的这层尘埃给刮掉……

    想不到,雨刮器居然在挡风玻璃上打滑了,甚至将挡风玻璃上的粉尘给“和泥”了,让本来就开始模糊的视线跟家模糊了!

    这才用拨片向里扣了两下,试图用玻璃水来帮助雨刮器清除掉挡风玻璃上的这些顽固的尘埃……

    哪成想,不借助玻璃水还好,一旦玻璃水从喷头喷出之后,一股红色的液体立即喷洒在了挡风玻璃上,雨刮器立即开始快速刮动,将红色快速铺满黏糊糊的挡风玻璃上……

    本来已经紧张得要命,此刻突然被大片的红色给惊吓得更是让杜妙春差点儿魂飞魄散!尖叫着喊:“天哪,这是咋了?这是咋了?”

    “您别慌,把车子停下来仔细查查到底是咋会事儿再说吧……”李应当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给吓得心惊肉跳,但似乎比杜妙春稍微冷静一些,直接这样提醒杜妙春说。

    “可是咋把车子停下来呢?”惊恐、慌乱外加头回遇到这样的紧急情况,杜妙春连如何将车子停下似乎都不知道如何操作了,只知道就那么两手死死地握住方向盘这样叫道。

    “应该是踩刹车吧……”李应当虽然不会开车,但最起码的常识还是有的,想要将车子停下来,当然是要踩刹车了。

    “我踩了呀……”杜妙春竟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不是吧,您踩刹车我咋感觉不到呢?我咋感觉车子越来越快了呢?”李应当凭直觉立即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哎呀,那我是踩在油门儿上了吧!”杜妙春给出的居然是这样的回答。

    “那您快点停止啊……”李应当一听,立即吓得毛骨悚然,都这工夫了,您咋还踩油门儿呢!

    “我停不下来呀……”杜妙春却这样尖叫着喊。

    “咋停不下来呢?”李应当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的脚抽筋儿了,踩在油门儿上就动弹不了了……”杜妙春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咋会这样呢?”李应当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我勒个去,早不抽筋儿晚不抽筋儿,偏偏这工夫,你脚踩油门儿的时候腿抽筋儿,这不是要了亲命吗!

    “我也不知道啊,快点帮我想办法呀……”杜妙春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在把来让往死里送,但她自己却没法改变,就求助于李应当。

    “我有啥办法呢?”李应当也立即麻爪了……

    “那个小魔女不是给你个锦囊吗?说到了关键时刻打开了看!”想不到,这个时候,杜妙春居然能想到这根救命稻草!

    “您还信她的胡说八道?” 李应当压根儿就不信马招娣给他的所谓锦囊里,会有什么妙计。

    “临时抱佛脚,有病乱投医,你看看再说吧!”杜妙春却执着地想知道,马招娣的锦囊里到底会有什么办法化解危机。

    “那好吧……”李应当万万想不到,到了这样紧关节要的时候,杜妙春居然会想起马招娣给他的那个荷包,居然试图从她所谓的锦囊里,找出什么破解的妙计来化解眼前几乎无法化解的危机——但似乎自己也没别的办法了,也不能就这样等死吧,所以,只好听从了杜妙春的意图,急忙从腰间掏出马招娣给他的那个荷包,快速打开,里边还真藏了一个纸条……

    “上边写啥了?”杜妙春喘着粗气这样问道。

    “写了四个字……”杜妙春十分失望地这样回答说。

    “哪四个字?”

    “极中生智!”

    “急中生智?这是什么意思呢?谁不想急中生智呢,这|~~~~~~.n~c~r~x~s|不是废话吗?”杜妙春一听这四个字,立即这样痛批道。

    “就是啊,只写了这么几个字,哪里算什么锦囊妙计呢?我就说她是在扯淡吧,到了这个时候,咱们若是能急中生智还用得着她给的锦囊来提醒!”李应当直接这样贬损马招娣说。

    “哎呀,那咱俩今天可就死定了……”一听李应当这样说,杜妙春直接这样悲观失望地来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