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书友们,“新龙腾小说”最新域名“”。请您牢记本站网址并加入收藏,手机也可直接访问,会自动进入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 > 农村小说 > 村野女人香 > 第167章 咱俩一被窝
    李应当从西屋出来,走到了东屋门口,却忽然停住了脚步……

    忽然觉得自己的角色转换有点快!

    刚刚还是以姐夫的身份跟姐姐好在一起,这转眼又要以妹夫的名义跟妹妹约会了——这样的切换让他有点一时找不到调门儿,不知道进到屋里,该如何面对小辣椒,如何说第一句话,或者是如何摆脱刚才的那些阴影……

    “是应当哥吧,咋不进来呢?”李应当虽然没敲门,也没进屋,但在这样寂静的夜晚,可能是稍微急促的呼吸都能被人听见吧,所以,屋里的小辣椒这样问了一句。

    “是我,我进来了……”李应当本来还想站在门外再多想想自己到底该如何面对小辣椒呢,被她这么一叫,也就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了东屋……

    进到屋里李应当就发现,小辣椒整个人都猫在被窝里,就露出个脑袋在外面,有点搞不懂她为啥会这样,正有点不知道自己是该站着还是该坐下的时候,却听小辣椒说:“应当哥累了吧,那就快点脱了衣服,上炕跟我一个被窝睡觉吧……”

    天哪,小辣椒这是咋了呢?即便是从刚才的阴影里走了出来,也不会变化这么快吧,人刚进来,就让人脱掉衣服进她的被窝跟她睡觉,这是什么节奏啊——李应当还真是有点懵懂,赶紧回了一句:“哦,我还不累,暂时还不想睡觉……”

    “那,我起来把衣服穿上跟应当哥说话吧……”小辣椒边说,边掀开被窝,就开始穿衣服……

    什么情况!李应当一听小辣椒这样说,已经快惊掉了下巴——原来你啥都没穿猫在被窝等我过来呀,而且一过来你就让我脱掉衣服进你被窝跟你睡觉,你到底是咋想的呢?难道什么前奏都不用,直接淘米下锅,然后就将生米煮成熟饭?

    而看到小辣椒掀开被窝,露出一身的白生生,仿佛身边根本没人一样,开始穿她的衣服的时候,李应当就更是惊愕不已了——大辣椒用了什么魔法,让小辣椒发现了这么大的变化,将那么强烈的愤恨化为乌有不说,还让小辣椒采用了这么直截了当的姿态来迎接自己呢?

    “那个……你要是累了,就没必要穿上衣服跟我说话了……”李应当被小辣椒这样的主动热情给弄得有点难为情,就这样来了一句。

    “那不行吧,要么应当哥脱掉衣服钻进被窝跟我睡觉,要么我穿上衣服下地跟应当哥说话,不能我啥都没穿猫在被窝里,应当哥穿着衣服站在地上说话吧……”小辣椒倒是停住了穿衣服的动作,但也提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让李应当自己来选择……

    “那好吧,那你暂时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吧……”李应当心里很想说:“那好,那我脱了衣服跟你一被窝吧!”可是话到嘴边,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就变成了正好相反的一个选择。

    “那我听应当哥的,这就穿好衣服跟应当哥说话……”小辣椒边说,边开始穿衣服了。

    真该死,为啥不顺水推舟借坡下驴,直接按照她的意思脱掉衣服钻进她的被窝然后俩人该干啥就干哈呢?

    李应当在心里这样痛骂自己——你小子真是个伪君子,人家女孩子用了这样的姿态来迎接你,你却道貌岸然地逼迫人家把本来脱掉的衣服再给传说——你呀,多好的局面,多简单的好事儿,让你的生生地给搅黄了!

    可是等到小辣椒穿好了衣服,下地来,穿上鞋子,与李应当面对面坐在桌子两边的凳子上的时候,却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李应当在心里懊悔自己刚才没听小辣椒的意图直接脱衣服上炕进到她的被窝里——那样的话,可能什么话都不用再说了,直接就把生米煮成熟饭了!

    而小辣椒边穿衣服边在心里想:应当哥这是咋了呢?为啥自己做了这样充分的准备,用事实告诉他,自己对他毫不设防,对他跟姐姐的那件事儿也完全忽略不计,他可以直接脱掉衣服进自己的被窝跟自己随便好……

    可是为什么他却没领会自己的意图,还让自己穿上衣服跟他说话呢?难道他还没过来那个劲儿?还以为刚才的事儿需要解释?反正应当哥的言行令人费解,但也不能再坚持自己的想法了,还是穿上衣服,下地跟他面对面之后,问问清楚才好吧……

    “哦,我想起来了,你姐说了,小石头今晚就跟她一起睡了……”俩人面对面之后,很是尴尬,憋了一阵,李应当才找了这样一个话题打破了沉默。

    “这个我知道,我姐离开的时候跟我说了,小石..头今晚就在西屋睡,应当哥就来我屋里睡……”小辣椒不失时机地这样来了一句。

    “那,我是睡炕梢儿呢还是睡炕头?”一听小辣椒有意无意还是要把他往被窝里引导,李应当赶紧这样来了一句。

    “炕梢坑头都行,不过我姐的意思是,咱俩最好是一被窝睡……”小辣椒此刻有点豁出去了,反正姐姐已经放权给了自己,反正自己已经认准了这辈子就是应当哥的女人了,所以,这样说和这样做都不过分吧!

    “咱俩一被窝……我怕你睡不好……”李应当在心里一个劲儿的呐喊——那就一个被窝睡好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话一旦到了嘴边,就变成了这样。

    “为啥睡不好呢?”小辣椒立即问。

    “我睡觉爱做梦,一做梦就说梦话,三更半夜的,我一说梦话,还不吓到你呀……”李应当忽然很痛恨自己言不由衷,还能编出这样瞎话来自圆其说。

    “可也是,我在炕头你在炕梢,隔得那么远,你一说梦话我肯定吓够呛,不过若是应当哥跟我一被窝的话,就在我耳边说梦话,即便是我被吓醒了,知道是应当哥在我怀里说的梦话,我也就不害怕了……”小辣椒却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你觉得,咱俩真的到了可以一个被窝睡觉的时候了?”李应当一听,小辣椒话里话外都是在想方设法将他往她的被窝里圈拢,就这样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