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书友们,“新龙腾小说”最新域名“”。请您牢记本站网址并加入收藏,手机也可直接访问,会自动进入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 > 农村小说 > 村野女人香 > 第159章 发现了宝贝
    大辣椒之所以这样说,就是忽然发现,这个李应当还真是块瑰宝,原本以为他这方面还是个生瓜蛋子,还要好生手把手地教他一番才会上道儿,才会懂得什么叫男欢女爱……

    可是这才第二把,就把人弄得心旌荡漾神魂颠倒,到了传说中的欲死欲仙的境地,这样的宝贝,哪能这么快就让别的女人,特别是那个陌生女人来分享呢?

    至少,要等到自己怀上了孩子之后,在考虑让李应当唤醒她吧,所以,才会找出各种理由来,延缓李应当用所谓的冲喜去唤醒那个陌生女人。

    “哎呀,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再唤醒她呢?”一听大辣椒说出了这样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李应当有些迷茫了,你跟我这样好在一起,不就是为了演戏一下我身手,一旦学会合格了,就去给那个陌生女人冲喜,然后尽快唤醒她吗,咋现在忽然有这样说了呢?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这个先不急,你先把我那个忙帮完了,在合计唤醒她的事儿吧……”大辣椒则这样回应说。

    “你的忙是什么忙呢?”李应当有点一时糊涂,分辨不清大辣椒说的忙是什么忙。

    “就是让我怀上孩子呗……”大辣椒直接说出了答案。

    “哎呀,怀上孩子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也许十天半月都未必怀上……”李应当心说,若是等到你怀上了孩子再让我去给那个陌生女人冲喜的话,那还不到猴年马月呀!

    “那有什么关系,我不着急……反正从今往后,你就算是我们家的男人了,只要有时间,咱俩就播种一把,我就不信,个把月怀不上!”大辣椒却一点儿都不着急的样子。

    “也就是说,现在不着急唤醒那个陌生女人了?”李应当还是对这个耿耿于怀,因为他现在急于到另外一个女人身上去做那个实验,看看是否每跟一个女人好过,就会在身体里增加一个丹田元气池,可是一听大辣椒说,个把月都不着急,心里就凉了半截,才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那是啊,反正她现在什么都稳定,早一天醒来和晚一天醒来没什么大区别,何必这么早就把她唤醒呢?”大辣椒只说了能说的部分,另一部分则是在心里说的“而且,你让我尝到了甜头,还没好好过瘾呢,咋就能把你拱手让给一个陌生女人去享用呢?”

    “哦,原来天娇姐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啊……”李应当感觉心里拔凉拔凉的,一下子就没了兴趣好像……

    “咋了,这个决定让你不高兴了?”大辣椒似乎看出了李应当有点失落的样子,马上这样问了一句。

    “怎么会呢,能更多时间跟天娇姐在一起,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李应当赶紧这样回答说。

    “这是心里话?”大辣椒似乎不信这是李应当真正的想法。

    “那当然了……”李应当竭力掩饰自己的失落心情。

    “那你证明给我看!”大辣椒直接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咋证明么?”李应当没懂她什么意思。

    “再跟我好一把,让我再体验一次那种欲死欲仙的感觉,我就信你刚才说的是心里话……”大辣椒说出了如何才能证明他刚才说的话不是言不由衷。

    “可是我现在可能还不行吧……”李应当还想找个理由来拖延。

    “谁说不行……”大辣椒手口并用,几下就让李应当又行了……

    李应当知道,自己现在不可能违背大辣椒的意图,只能按照她的意愿来满足她,所以,也就不再胡思乱想刚才的那个假想了,或许将来的某个时刻,才会得到机会,来证明自己的那个推理判断和灵感是否正确吧……

    只是再次与大辣椒好在一起的时候,就没了刚才那样的热情,大辣椒明显感觉到了李应当似乎有了心事,也猜到是自己阻拦了他给那个陌生女人冲喜,让他扫兴,让他失去了跟自己在一起的那种极度热情……

    但大辣椒并不说破,而是对李应当说:“你是不是累了,这样吧,你躺在下面,只管享受,这次都由我来操作,这总行了吧?”

    “好,我都听天娇姐的……”李应当还真是心里长草,没法集中精力,所以,才不会像刚才那样再让大辣椒体验到那种绝无仅有空前绝后的感觉了,但听她这样说,自己也想以逸待劳地躺在下边趁机想自己的心事,也就痛快地答应了……

    当然,假如一点儿都不卖力气,表现得跟上次反差太大的话,怕是也无法蒙混过关,所以,看见大辣椒在自己身上拼命折腾也没达到之前的那种境界,李应当也怕回头没法解释,所以,躺在下边以逸待劳的同时,再次动用意念,将新发现的那个丹田元气池中的元气调动出来,源源不断地输送给大辣椒,很快,大辣椒就感受到了那种特殊的快慰,这个人就再次进入到了那种癫狂的欲死欲..仙状态……

    有点到了这样的巅峰时刻,大辣椒哪里还忍得住不让自己叫喊出来呢!

    “小点儿声啊天娇姐……”李应当觉得这三更半夜的,你这样叫,左邻右舍听到了可咋办呀……

    “不行啊,我忍不住啊,太好受了,我要死了,我要升天,我要——啊……”大辣椒真是到了一种如入无人之境,完全没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了好像……

    然而,这样不管不顾的叫喊终于传到了东屋的炕上,猛地将酣睡中的小辣椒惊醒,辨别了一阵,才听清楚了,是姐姐在西屋这样不管不顾地哼叫,一下子让她想起了几年前,姐姐和姐夫在一起的时候,有过类似的哼叫,但那个时候声音可比这小多了……

    姐姐这是咋了呢?是跟谁在一起弄出了这么大动静呢?

    不行,必须过去看看,姐姐到底是跟谁搞在了一起,万一是姐姐被欺负了呢?

    小辣椒囫囵地穿上简单的衣服,伸手从墙上摘下那个常不离手的长把铁勺,就直奔西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