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书友们,“新龙腾小说”最新域名“”。请您牢记本站网址并加入收藏,手机也可直接访问,会自动进入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 > 农村小说 > 村野女人香 > 第29章 荒唐胡闹
    原来,昨天夜里的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冰雹袭击了金坑村之后,一大早就有不少村民跑到村委会来说自己家蒙受了多少损失,身为新晋村长的唐光耀,第一反应居然有点兴奋!

    来金坑村做包村干部也小半年了,想尽办法却越帮越穷越扶越贫,可是每次到上级去伸手要补助要待遇的时候,都说要因地制宜,要自己多想办法,但自己已经绞尽脑汁,江郎才尽,黔驴技穷了也没找到改变现状的措施和途径……

    现在好,终于有了一个天赐的理由让自己可以到镇里甚至县里去“哭穷”让上级尽快划拨一大笔救灾款来拯救金坑村,一旦有了新气象,咋说也是自己的成绩吧!

    所以,完全没心思听纷纷跑来说自家受了多少灾害的村民说些什么,只丢下一句“都回家等好消息吧,我这就到县里镇里去找上级领导要赈灾款去!”就立即动身离开金坑村,一口气蹽到了镇上……

    可是到了镇里才知道,下这场百年不遇特大冰雹受灾的可不单单是金坑村一个地方,所以,在他之前,已经有十几个乡村的干部跑来跟镇里要赈灾款了……

    可是镇长李化勇却紧锁眉头,使劲儿按住他那剧痛无比的胃口对大家说:“你们以为就咱们镇里受灾了?刚才跟周边的几个镇的镇长都通了话,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冰雹袭击,也都损失惨重……

    “所以,想得到县里或者省市的救灾款,估计没那么简单那么容易,因为这次受灾的面积太大,上边不会都照顾到……

    “因此,大家都赶紧回去组织群众展开自救,更重要的是,一定要摸清具体毁了多少亩庄稼,伤了多少棵果木,死了多少禽畜,坏了多少间房屋,特别是有无人员伤亡,一定要有个准确的数据统计,汇报上来,我也好到县里,县里也好到市里,市里也好到省里,省里也好到中央去申请赈灾救援的款项和物资呀……”

    一听镇长李化勇这样说,唐光耀知道自己这次算是白跑一趟,估计一分钱都要不回去了,本想磨蹭到天黑再回金坑村,免得面对那些朝他诉苦的村民们……

    可是在镇上的街道上,看见有人在修补房屋上被冰雹砸坏的屋顶的时候,忽然想起来,自己咋这么粗心大意,咋把刚刚到了金坑村的范小娟给忘了呢!她住的金坑村小学的校舍早就年久失修,这次特大冰雹砸下来,保不齐屋顶也给砸坏了吧!

    唉,都怪那帮爱哭穷的刁民们,害得自己为了逃避他们才匆匆离开,居然把范小娟还在小学校的事儿给忘掉了,所以,撒丫子一路狂奔,就回到了金坑村。

    路上又被不少村民拦住,说自家受到了多少损失,希望村里能给补助,唐光耀只好耐心地应答,说已经去过镇里了,镇长亲口说的,要村里进行受灾统计,所以,打算明天上午召集全村大会,详细统计各家各户都遭受了什么样的损失,然后,在将统计好的数目汇报到镇里,镇里再汇报到县里,县里再汇报到市里,市里再汇报到省里,省里再汇报到中央……

    “那要等到猴年马月呀!”有人就这样来了一句。

    “我也这样对镇长喊,但镇长听了却回答我——所以,现在才要尽快想办法自救!”

    “自救?本来就快吃不上饭了,现在又都被一阵大冰雹给毁了,自己咋救自己呢?”

    “大家都别急,我这就回村委..会去召开干部会议,一定拿出最好的办法来让大家度过难关……”唐光耀知道这样纠缠下去到天黑也没完没了,只好丢下这句话,立即冲出大家的包围,快速朝金坑村小学放心跑去……

    说来也是巧合,偏偏就在唐光耀跑到学校附近的时候,看见了低头往回家走的小石头,就一把拉住他问:“你从学校回来?”

    “是啊,今天学校不上课了……”小石头这样回答说。

    “咋了,学校的房屋被冰雹砸坏了?”唐光耀怕的就是出现这样的现象。

    “对呀,屋顶都砸露天了,小娟老师上去修,一下子就从上边掉下来了……”小石头如实回答说。

    “哎呀,那她现在咋样了?”唐光耀一下子就着慌了。

    “掉下来就昏死过去了……”小石头眨着大眼睛,直接这样回答说。

    “那没人送她去医院吗?”唐光耀还这样反问。

    “没有啊,刘爷爷说,先别送医院,先找李大夫给看看再说……”

    “李大夫?哪个李大夫?”唐光耀一时有点发蒙——哪里冒出个李大夫呢?

    “就是我应当叔啊!”小石头立即这样回答说。

    “你是说李应当那个二百五?”唐光耀一听是李应当,顿时脑袋嗡了一声!

    “对呀,刘爷爷就是让我去找他的呀……”小石头还是如实说道。

    “找谁也不能找他呀!”唐光耀顿足捶胸地这样来了一句。

    “可是刘爷爷说,就在昨天,应当叔救活了两个人呢,所以,今天看小娟老师晕死过去了,你又到镇里去了,才让我亲自去叫的应当叔……”小石头还知道这样解释给他听。

    “现在他已经去学校了?”唐光耀的心都憋在嗓子眼儿了。

    “对呀,正在给小娟老师看病呢,本来我们都在一边看,可是应当叔说,他给小娟老师看病不许外人看,刘爷爷就把我们都给轰出了……”小石头将现场的情况也给说了出来。

    “屋里就剩下李应当和小娟老师了?”唐光耀差点儿就窒息过去了!

    “对呀,刘爷爷还搬个凳子守在门口,不许任何人随便进去呢……”小石头完全看不懂这个唐村长为啥如此紧张,所以,差不多是有啥说啥,毫无保留。

    “荒唐,胡闹,简直是……”唐光耀一听小石头说出的这些情况,眼前顿时出现了那个一向吊儿郎当不学无术,没有任何治病救人能力的李应当,正在假模假式地给范小娟看病的样子,甚至想到了他可能会趁机对范小娟动手动脚——天哪,真不能再往下想了,一股火儿就从心口爆燃到了头顶,丢下小石头,风驰电掣般地朝学校跑去……

    到了学校,老远就看见一堆人围在学校那间简易的宿舍门外,就直接冲过去,看见老村长刘向阳果然像小石头说的那样,坐在一个板凳上,守在门口,也不好太冲动,尽可能地定了定神,让自己急促的呼吸尽可能地平缓下来,才朝老村长走了过去……

    本来还想跟老村长客气几句再进屋阻止那个混饭吃的二百五郎中给范小娟看病呢,却忽然听到屋里范小娟的一声:“非礼呀”的呐喊……

    唐光耀哪里还淡定得住,怒发冲冠,一脚踹开房门,就冲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