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书友们,“新龙腾小说”最新域名“”。请您牢记本站网址并加入收藏,手机也可直接访问,会自动进入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 > 农村小说 > 村野女人香 > 第27章 目光打滑
    一看李应当背着药箱穿着白大褂急匆匆地赶到了,现场有几个闻讯赶来的家长和村民就小声议论说:“他能行吗?”

    “听说昨天把准备后事的马老爷子给救活了呢!”

    “可是我听马家人说,他不去救马老爷子也会活过来的!..”

    “谁知道呢,后来还听说,他还救了一个中暑的陌生女人呢……”

    “可是我听说现在那个女人还昏迷不醒呢……”

    “现在没办法呀,村里除了唐光耀,再也没谁懂医了,也不能就这么眼瞅着小娟老师昏迷不醒吧……”

    “就怕他这个二百五郎中,把本来可以醒来的小娟老师给治得再也醒不过来了……”

    “别说这样不吉利的话,也许这小子突然开窍,把他神医爷爷的医术都给学会了呢!”

    “就他?怎么可能呢,打死我都不信……”

    “那换了你家出了这样的事儿,又没别的大夫请,你会不会请李应当来试一下?”

    “除非到了死马当成活马医,救活救不活都无所谓的时候才会请他来,不然的话,打死都不会请他的……”

    换做以前,听到这样的肆无忌惮的议论,李应当肯定找个理由就脚底抹油溜走了,可是今天不同,今天是来报复唐光耀的,所以,这些议论全他娘的当成野驴放屁,充耳不闻了……

    “向阳叔,我来了……”李应当只向派小石头请他来救人的老村长刘向阳这样报到。

    “来了就好,快去看看小娟老师吧,一直昏迷不醒呢!”老村长刘向阳愁眉不展地这样说。

    “向阳叔这么信得过我?”若是搁在以前,李应当肯定二话不说直接就给患者看病了,可是自打脑子好使以后,就不像从前那么“直来直去”了,凡事儿还学会了把丑话都说在前边。

    “听说你昨天救活了马老爷子,还救活了一个陌生女人……”刘向阳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说明了为啥刚才让小石头去请他,就是因为听说昨天他救活了两个人,不然的话,兴许今天不会去请他来给小娟老师看病的。

    “那——也可能是瞎猫碰见死耗子,凑巧了吧……”李应当一听连老村长都知道自己昨天救人的事儿了,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还要这样装逼地谦虚一句。

    “那你现在再碰碰运气,毕竟人命关天呀!”刘向阳似乎觉得这个突然有了一定医术的李应当有点磨叽了,就这样来了一句。

    “可是听说这个小娟老师是咱们新来的唐村长的女人呢,不经过他的允许,我不好上手给小娟老师看病吧!”越是看老村长着急上火,李应当就越是要把耿耿于怀的话都说出来。

    “别说他们俩现在还没公开那种关系,即便是已经成了两口子,到了这个时候,也讲究不了那么多了,别磨叽了,赶紧给小娟老师看病吧,有多大能耐你都使出来,出什么乱子都向阳叔兜着!”老村长开始有点讨厌李应当现在这副“小人得志便猖狂”的样子了。

    “我倒是可以答应向阳叔的请求给小娟老师看病,但有个条件……”李应当也觉察到了来自刘向阳的那种不耐烦,但鉴于现在是他有求于自己,所以,还要开个条件出来。

    “啥条件你只管说,回头我都帮你争取!”老村长刘向阳嗓子都快冒烟了,但还是耐着性子这样答应说。

    “回头可来不及,必须现在就答应!”李应当居然还四平八稳地坚持一定要现场兑现的样子。

    “那你说吧!”毕竟饱经沧桑啥阵仗都见过,所以,老村长还是忍住了心中的恼火,这样回答这个想“趁火打劫”捞一票的臭小子!

    “就是我给小娟老师看病的时候,大家不能围观……”李应当终于说出了自己的需要的条件是啥。

    “这个是一定,人家小娟老师还是个大姑娘呢,你是大夫,正所谓疾不讳医,可以给她看病,但别人就没必要围观了,我马上把他们都给撵走,你只管给她看病好了……”

    一听这个李应当提出的条件并非什么物质条件,而是有利于给小娟老师看病,老村长刘向阳对李应当的印象一下子又好转了,即刻这样答应着,还马上将围观的十几个学生家长和村民给轰到了学校那间简易的宿舍外,他自己也跟了出去,还对大家解释说:“应当这就给小娟老师看病了,大家都回避一下吧……”

    原本围观的吃瓜群众都被老村长给劝离出去,尽管也议论纷纷,但似乎为了能尽快救活小娟老师,也就都信了老村长的话……

    刘向阳出去之后,还将房门给带上了,还找了个板凳,直接坐在了门口,这样的话,外边的人不会轻易进去,里边若是有事儿,他也可以第一时间推门进去……

    就这样,屋里只剩下李应当和小娟老师了。

    李应当忽然觉得,好像猎物到了嘴边一样,恨不能一口将猎物吞下!

    可是越来越清晰的头脑马上提醒他——都说隔墙有耳,就这样一间破旧的学校宿舍,里边稍有动静外边就都能听到吧,甚至从门缝窗缝还有墙缝都能看到里边都发生了什么吧……

    油是要揩的,豆腐也是要吃的,但必须让听到看到的人,以为自己是在给小娟老师看病才名正言顺——这一点,连傻子都知道吧!何况自打昨天起,自己已经不那么傻了吧唧了呢!

    这样想着,李应当才像模像样地打开药箱,拿出脉枕,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小娟老师那条嫩白的玉手给拿过来,放在了脉枕上,边给她号脉边偷眼观瞧这个城里来的支教老师,这个传说中,一直暗恋那个该死的唐光耀的小娟老师……

    精美的五官,乌黑的秀发,配上细白的皮肤,一看就是城里长大的那种娇生惯养的姑娘,稍微向下就看见了她白皙的脖颈,一不留神,目光打滑,就移动到了领口那一段若隐若现的峡谷风光——哇,真像小石头说的那样,似乎比昨天那八个馒头都大呢!

    李应当顿时觉得口干舌燥,想起昨天错失良机,没吃到冯巧兰发的福利,就有一种扑上去直接饕餮一番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