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书友们,“新龙腾小说”最新域名“”。请您牢记本站网址并加入收藏,手机也可直接访问,会自动进入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手机站
新龙腾小说 > 农村小说 > 村野女人香 > 第1章 做梦娶媳妇
    李应当正做梦娶媳妇到了关键时刻,犹豫不决是抱大辣椒入洞房还是抱小辣椒做新娘……

    俩女人,一个风韵犹存,一个青春靓丽……

    两个都好看,两个都想要!

    好难选择啊!

    咣当一声,家里那扇破旧的木板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

    “李应当快起来,我公公不行了,你快去给看看!”

    一听这烟熏火燎的嘶哑声,被从美梦中惊醒的李应当立即听出,这是村西头老马家的儿媳妇冯巧兰——该死的娘们儿为啥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老子做梦娶媳妇就要入洞房的时候坏了老子的好事儿呢——你等着,哪天老子逮着机会一定偷看你洗澡!

    “你公公——不是比你男人还硬朗,平时啥毛病没有吗,咋突然就不行了呢?”李应当打着哈欠抻着懒腰,边从那把吱嘎乱响的破旧藤条躺椅上站起来,边这样问了一句。

    “还不是看了一档电视节目,被里边的女嘉宾给气死的!”冯巧兰刚生完二胎两三个月,可能是因为奶水充足吧,所以本来就鼓溜的胸脯似乎更加高涨了,眼瞅衣服就快兜不住的样子了——听了李应当的问题,无奈地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怎么会呢?”李应当也知道,冯巧兰的公公马庆山是个暴脾气,平时村里人见了他都躲远远的,生怕被他看不顺眼就尥蹶子踢你一脚,最轻也会骂你个狗血喷头,可是看个电视节目,不至于把一个活蹦乱跳的马老爷子给活活气死吧……

    “那个女嘉宾说,她的男朋友必须每天给她洗脚。主持人就问,那反过来,你也能每天给男朋友洗脚吗?女嘉宾就说,不能!主持人就问为什么不能。女嘉宾就说,他都那么大人了,为啥让我给他洗脚——我公公一听女嘉宾说出了这的话,嗝喽一声就气得口吐白沫,死过去了……”冯巧兰这样解释,马老爷子为什么被活活气死了……

    “是挺气人的,可也不至于被气死吧……”李应当也觉得,这个女嘉宾该死欠揍,可是电视里作秀的节目,咋说也不至于气死人吧,就这样来了一句……

    “就是啊,再气人也没必要把自己气死吧——别废话了,快点儿去吧,去晚了,我公公可能真的活不过来了……”冯巧兰这样催促说。

    “可是,自打我爷爷过世之后,你们马家好像从来不请我这个二百五的混饭郎中去看过病哎,今天咋突然想起本大夫了呢!”李应当边起身穿上象征大夫的白大褂,磨磨蹭蹭地收拾药箱,边还要这样试探对方请自己出诊的诚意有多大。

    “别给你脸就上鼻梁子,你自己心里还不明白?若不是到了死马当成活马医的程度,金坑村的人谁敢让你去看病抓药呢……”冯巧兰口无遮拦,完全不在乎李应当的感受,直截了当说出了为什么要请他出诊。

    “兰婶儿,现在可是你求我去给你公公看病哎,这么瞧不起我,干嘛还来请我呢?”李应当扎心啊!

    本来被神医爷爷收养长大,应该粘点儿神医爷爷的仙气儿,成为新一代悬壶济世药到病除的神医吧,可是他愣是榆木脑袋死活不开窍,只能照葫芦画瓢地按照神医爷爷留下的方子,勉强给村民们治治头疼脑热上吐下泻之类的普通毛病,至于到了疑难杂症性命攸关的时候,没谁会请他这个二百五大夫的……

    可是呢,打人别打脸,伤人别伤心,既然是你来请我出诊,干嘛不说点恭维的话,让本大夫心情愉悦,也好心理平衡到你家去出诊呀!

    “谁瞧不起你了,连你自己都说自己是二百五的混饭郎中,我说句不到死马当成活马医的程度不会来请你出诊还委屈你了咋地!赶紧背上你的药箱,麻溜跟我出诊……”冯巧兰一听,这个一向懒散、迷糊,甚至好吃懒做混吃等死的李应当出个破珍还要说个上句,就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脑袋上,这样催促说。

    “那我可丑话说在前头,我可不能保证救活你公公……”李应当被冯巧兰这一打,非但没觉得疼痛,反而觉得眼前一亮——莫非是她无意中打中了自己混沌脑瓜子上的一个重要穴位,让自己从此开窍了?所以,没怪罪她在有求于自己的时候,还伸手打人的举动,只是这样回了一句。

    “都说了死马当成活马医,请你去就没指望能救活这个老不死的倔驴,若是侥幸被你救活了,就给你一定的奖赏,若是没救活,谁都不会怪你这个混饭郎中的……”冯巧兰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要不,我还是不去了吧……”一听对方完全没把自己当盘菜,大概自己去了也是白去,兴许没治好还落埋怨,所以,李应当自己开始打退堂鼓了……

    “你敢!你不去救我公公,传出去,村里人还不戳马家后脊梁说我们大逆不道见死不救没请大夫救人呀!”冯巧兰立即说出了为什么一定要请郎中的原因——不是为了真正救人,而是为了不让村里人说马家后人的闲话!

    “可是村里人都知道我没有救命的本事呀……”李应当还算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索性用这个做理由,来回绝对方这次半强迫式的邀请吧。

    “不用你有救命的本事,只要你以大夫的身份去到马家,就算是我们做儿孙的尽到义务了——至于能不能救活他,就看他的造化了,何况,金坑村这么|~~~~~~.n~c~r~x~s|偏僻落后,除了你这个混饭吃的二百五郎中,到哪去请能真正救命的大夫呢!别废话了,赶紧走吧,嫂子答应你,无论救活救不活,都给你一份儿奖励……”冯巧兰连拉带拽地就往外拖李应当。

    “能给我啥奖励呢?”李应当觉得自己不去肯定不行了,一听无论如何都会给些报偿和奖励,就有点心动,忙不迭这样问了一句。

    “要钱要粮要东西,随便你选……”冯巧兰给出了这样的承诺。

    “我想要人……”李应当一听对方完全没限制自己要什么,索性将自己最想要的信口雌黄给说了来。